科举的废除使得,是孕震过程中由于地下热、表面干而形成的

5月12日下午,历史学院清史研究所杨念群教授在公共教学二楼2415教室作了题为“科举废除百年后的反思”的学术报告。本次讲座系“史学前沿”讲座第十二讲。

2016年5月14日,历史学院清史研究所在读硕士生、博士生在萧凌波老师的带领下,一行47人赴河北遵化清东陵进行了为期一天的参观考察。本次活动由清史所组织,旨在加强硕博士研究生对清史学习的兴趣,使得同学们在参观考察中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加深他们对清史研究的认识和理解。

“强地震是可以预测的”

图片 1

清东陵位于河北省唐山市遵化境内,是我国现存规模最宏大、体系最完整的帝王陵墓建筑群之一。其15座陵寝中,埋葬着清代5位皇帝、15位皇后、136位妃嫔、3位阿哥、2位公主,共161人。陵区自顺治十八年营建,至光绪三十四年止,营建活动延续了247年之久,陆续建成宫殿、牌楼217座,组成大小15座陵园。诸陵园以顺治帝孝陵为中心,排列于昌瑞山南麓,均由宫墙、隆恩殿、配殿、方城明楼、宝顶、地宫等建筑构成。其中方城明楼为各陵园最高的建筑物,内立石碑,碑上以汉、满、蒙三种文字刻写墓主的谧号;明楼之后为宝顶,其下为地宫。自陵区最南端的石牌坊向北至孝陵宝顶,由一条约12公尺宽、6公里长的神道连成一气,沿途大红门、大碑楼、石像生、龙凤门、七孔桥、小碑楼、隆恩门、隆恩殿、方城明楼等建筑井然有序,主次分明。

——着名地震灾害学者耿庆国研究员学术报告侧记

科举制度在中国推行了一千三百年,时至今日,科举制之于制度、社会、文化、心理的影响可谓巨大。讲座伊始,杨念群教授指出,以往有关科举的研究,多以科举为一项教育考试制度,而科举对中国社会制度、政治结构、文化影响深远,相关层面的开掘仍有待深入。

图片 2

4月20日下午,应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邀请,中国地震局研究员、中国地震预测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耿庆国先生作了题为“强地震是可以预测的”的学术讲座。此次讲座系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灾害与社会”学术沙龙系列第五讲,由清史研究所所长朱浒教授主持,生态史研究中心主任夏明方教授等校内外师生参加。

杨念群教授首先分析了科举被污名化的历史根源。《儒林外史》中范进中举的故事众所周知。“范进模式”反映出科举制度考试周期长、成本高的特点。杨念群教授认为,以上两个特点恰恰体现了科举考试的平民化趋向。科举不设年龄限制,从而使民众的受教育机会相对均等。从科举考试的内容上看,以顾炎武为代表明末清初的经世学者以及以康有为为代表的晚清变法派强烈抨击科考之机械呆板、空谈误国。杨念群教授认为,科举考试内容相当丰富,将科举与八股文等同则有失公允。唐代科举即有专门化考试,如明法和明算科,清代科举之策问、诰、表、判,无不强调实用与致用。科举制既强调国学训练,考察记诵能力,其内容不仅包括传统的儒家四书五经,更涵盖钱法、水利、讼狱、保甲等与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经世实用之道,有着丰富性、灵活性、地方性的特点。从科举制度的运行来看,科举决非单纯的考试制度,更是有效的教育制度、复杂的官僚选拔和管理制度。因此,应全面而理性地看待科举制。

虽然淅淅沥沥的小雨为考察带来诸多不便,而同学们参观学习的热情不减。一行人先后参观了裕陵、定东陵、孝陵、景陵、昭西陵。考察中,大家或聆听讲解,或相互交流,或拍照记录,或驻足沉思。清东陵可谓一部用砖、木、瓦、石写就的清王朝盛衰的历史。顺治帝孝陵雄健古拙,其规模庞大的石像生反映出八旗以武力征服中原、靠弓马开创天下的尚武精神。康熙帝景陵之宏伟,乾隆帝裕陵之富丽堂皇、建筑精湛可居清陵之冠,二陵反映出有清一代“康乾盛世”国势鼎盛、轹古凌今的时代特征。慈禧定东陵用料考究、做工精细,殿内配以文物及图文资料等展示慈禧两度“垂帘听政”的权力煊赫。孝庄皇后昭西陵虽在清东陵陵区,而与沈阳皇太极昭陵合成一体。其规制及保存现状引起同学们的讨论。作为一块与世隔绝、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家禁地,清东陵历经数次洗劫,曾发生震惊世界的清东陵盗宝案,使其受到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伴着小雨,同学们不禁感慨墓主人生前身后的风光和遭际,游览考察之余,更体会到开发和保护文物史迹的重要性与必要性。

图片 3

然则科举制何以称之为一项“好制度”?杨念群教授指出,科举制是一种有效的身份分配制度。通过不同层次的考试,如童试、乡试和会试、殿试,科举将不同的人才均匀分布在上、中、下三个层次,并且三个层次的官员是上下流动的,官员的宦途都有指向祖居地的倾向。此外,科举制亦是一种中国式的区域性代议制度。因名额分配,中央会照顾教育不发达地区,形成一种相对公平的布局。科举制还是培养不同地区士绅的一个举措。由于士绅在地方的权威性,故能代表民众发言,成为民众与上层皇权之间的中介。

图片 4

耿庆国研究员长期致力于我国强地震预测预报工作,最早提出并系统论述了利用旱震关系进行大地震中期预测的理论和方法。讲座伊始,他回顾了我国地震预报事业的发展历程,指出,1966年邢台大地震后,周恩来同志即希望我国研究人员能解决地震预报问题,大量中国科学家为此进行了长期艰苦的探索,他本人有关旱震关系的研究也是在这样的时代条件下起步的。

图片 5

图片 6

随后,耿老介绍了运用旱震关系进行地震预测的理论和方法。他认为,旱震关系理论的机理,就是认识到地震会影响气象,即地气耦合机制。因为在孕震阶段,不仅有力学过程存在,同时还伴随有热、电、磁等物理化学过程存在。而实际起着“烟囱效应”作用的地下旧有断裂带在孕震过程中会产生新的破裂,为地下物质和能量上涌提供了通道。据历史资料进行研究,发生6级以上大地震的震区,往往在震前1—3年是大面积的旱区,且旱区面积随震级大小而增减。这种干旱往往具有长时间、大尺度、罕见异常的特征,是孕震过程中由于地下热、表面干而形成的“地表皮肤病”。震源体在孕震过程中,还会影响和改变台风和寒潮路径,造成特大降水或急剧降温。从旱到震的过程,也是特殊降水瓦解干旱的过程。因此,孕震中长期会出现大面积严重干旱;孕震中短期,会出现暖冬、冷春、凉夏和干湿失调、旱涝交替;短期临震阶段,则表现为低压低温、低压高温、特殊降水。在地震预报中,应特别注意长期干旱背景中发生的雨涝现象,还应关注地光、怪风、特大降水、低压闷热异常、地气雾味、云状异常、大气浑浊和日月光象异常等现象。同时,地震后一般会出现持续降水和降温,应做好对洪涝、山崩、滑坡、堰塞湖等灾害的预防,减轻地震造成的损失。

从变通科举到废除科举,从渐废科举到骤废科举,科举制被破坏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杨念群教授指出,科举制的废除破坏了官僚上下流动的合理机制。科举用功名分配绅士或官员的位置,继而通过流动实现各自的转化,特别是在城市和乡村之间实现了合理的循环。科举制废除后,现代学堂以培养科技人才、政法人才及军事人才为纲要。这三类人才的专门化程度强,一般集中于城市地区。由此产生的教育资源的分布不均造成乡村教育的空心化。其次,科举制的废除导致“士绅阶层”的灭亡。“士绅阶层”即中国古代的“中产阶级”,经过科举制的筛选,有层序地分布在城市和乡村,承载着阶层教化、化解词讼和治理乡村的责任,是
“官”与“民”沟通的中介。科举的废除使得“士绅”失去了中层协调人员的独特身份,丧失了沟通上下的中介作用。第三,科举制的废除导致以“士绅”品位为标准的一种审美秩序的消亡。“品秩”和“流品”的评价标准使得士绅和一般民众对文化的欣赏水平区别开来。正如钱穆先生所谓中国有流品无阶级,经过科举制筛选者即“清流”,能够进入官僚阶层。反之则只为吏胥,属于“浊流”。

清东陵是中国皇陵的集大成者,综合体现了中国传统的风水学、建筑学、美学、哲学、景观学、丧葬祭祀文化、宗教、民俗文化等,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此次实地考察活动使广大同学在紧张的学习之余能有机会置身于历史现场,近距离接触到有关清代陵寝规制、丧葬制度、祭祀礼仪、建筑技术与工艺的实物资料,增强对所学知识的感性认识,有助于增长见识、开阔视野,从而更好地推动下一步的学习和研究。

耿老指出,旱震关系理论在1972年首次被用于实践。当年,华北地区遭遇百年不遇的干旱,旱区面积达113万4千平方千米。耿老据此认为,这是一个足以发生7级以上大地震,甚至一组8级强震的旱区面积。国务院也对该地区地震预防作了相应准备。然而,1976年唐山地震的临震预报最终未能及时上达,令人痛心,但其震情也从反面证明了“特旱区就是强破坏区”的论断。2005年起,耿老又基于2002年来川、陕、甘、青地区出现罕见大面积干旱的情况,提出要关注我国四川阿坝州发生7.5级以上,乃至8级左右强震的可能。他根据强磁暴组合法,提出2008年5月8日是国内,特别是四川阿坝州红原一带发生7.5级以上大地震的高危时段。此后汶川地震的震情也证明了耿老论断的科学性。

在最后的交流互动环节,杨念群教授与现场同学就科举制废除与乡村空心化问题、捐纳对科举制影响问题、学校制度与科举制关系问题、流品与文化品位问题以及清初科举制度改革与延续问题等进行了交流。讲座取得圆满成功。

讲座结束后,耿老就干旱和地震的关系、地震预报的上报和下达程序等问题与在座同学作了交流。他指出,研究表明,7级以上的地震都与干旱有关。对于地震预报工作要有“主管需努力,客观可认识”的态度,看似杂乱无章的世界,确实有秩序井然的存在。研究者应当从演化的角度出发,立足于“以震报震”,从历史记载中进一步研究和总结我国大地震发生的规律。必须认真汲取唐山大地震临震预报的深刻教训,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加强气象资料和地震资料的综合运用,推动我国地震预报事业的发展。

夏明方教授对讲座作了总结。他指出,“文化大革命”期间,百业俱废,但我国地震预报事业却因周恩来总理的关注取得了重要进展。以耿庆国先生为代表的广大科学家,集毕生之功投身地震预报事业,特别是耿老以古稀高龄耕耘不辍,令人感佩。耿老的旱震关系理论始终在天、地系统中研究地震运动,提出的“红肿效应”、“烟囱效应”、“地表皮肤病”等理论令人深受启发。同时,耿老的研究始终与历史紧密相关,致力于在历史变化中探索地震规律,这启示我们不要把历史仅仅看做是对过去的研究,而要关注变化,历史研究的精髓在于对古往今来一切变化的探讨,并从变化之中寻找对于未来的可能借鉴。讲座中,耿庆国先生严谨的治学态度、执着的学术追求和心系国计民生、矢志治学报国的精神境界令在场师生深受鼓舞和鞭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