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皇家园林合作研究专题座谈会,基于利玛窦世界地图传播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2014年12月12日下午,在本所举办“清史研究百年学术史”国际研讨会前夕,应历史学院院长黄兴涛教授之邀,澳门大学历史系汤开建教授来本所做报告,题目为“利玛窦世界地图传播史四题”。本次学术报告由清史研究所华林甫教授主持,包括历史学院院长黄兴涛教授,青年教师刘贤、胡恒,以及来自校内外约二十余人参加,清风学社承办。

2014年12月8日,由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和北京市海淀区圆明园管理处联合举办的“清代皇家园林合作研究专题座谈会”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顺利举行。圆明园管理处主任曹宇明、党委书记王强以及圆明园管理处科级以上全体干部出席了此次座谈会。参加本次会议的还有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院长、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主任黄兴涛教授,清史研究所所长夏明方教授,副所长朱浒教授、阚红柳副教授。

2014年11月30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历史地理学专题讲座第四讲在公教一楼1406教室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李国强研究员应邀做了题为“南海问题的历史与现状”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清史研究所华林甫教授主持。由于近年来海疆问题持续升温,公众关注度高,本次讲座尽管正值北京大幅降温和周末休息日,依然吸引了来自校内外师生共约五十余人参加。

图片 1

座谈会上黄兴涛教授追溯了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与圆明园管理处多年来的学术合作,希望并祝愿双方继续保持长期以来的合作关系,推进清代皇家园林的学术研究。曹宇明主任介绍了近年来圆明园承担的社会服务、文化宣传和学术推广等项工作,感谢清史所多年来的学术支持,并表示将与清史所进一步合作,联合打造清代皇家园林研究的国际性学术平台。会上,还举行了图书互赠仪式,由圆明园管理处党委书记王强和清史研究所所长夏明方分别代表双方单位进行。本次会议为双方在清代皇家园林领域加强合作,促进学术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李国强研究员是中国着名海疆问题专家,他发表的有关南海、钓鱼岛等海疆问题的多部专着和几十篇论文,在学术界享有盛誉;作为中央多个部门的咨询专家,先后主持中央国家机关交办的多项涉海重大问题政策研究,直接或间接参与了一系列重大涉海涉疆问题决策;发表的一系列成果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极大地影响了公众对海疆问题的认识,特别是发表在2013年5月8日《人民日报》的文章,还引起了日本官方的强烈反应。2011年曾荣获由国家海洋局等部委评选的“2011年度十大海洋人物”称号。

众所周知,利玛窦世界地图研究是明清中西文化交流史研究中的一个热门课题,在这一研究领域中,许多优秀学者及一大批杰出的研究成果涌现。但是,此问题虽有百年以上的学术研究史,但由于以往的研究囿于中文资料的难以全备,基于利玛窦世界地图传播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仍然未能完整地厘清历史事实,得出正确的结论。

图片 2

图片 3

报告经此切入之后,汤教授依据新见利玛窦的中文资料,结合根据意大利原文重新翻译的“利玛窦回忆录”和“利玛窦书信集”,首先得出利玛窦于公元1584年在肇庆绘制的首幅世界地图的名称应为《大瀛全图》,而非大多数人习称的《山海舆地图》,并列举了两条史料以作旁证;汤教授所做报告的第二个主题为“赵可怀版《山海舆地图》序言的发现及其价值”,论述了收录于《耳谈类增》一书之中的赵可怀版序言的发现过程,将其学术价值归结为三,让我们知道“动手动脚找材料”的真正含义。如果说上述两个主题的得出有赖新材料的发现,那么第三与第四个主题则必须依靠怀疑精神与对历史事实的细致爬梳。

李国强研究员在将近三个小时的演讲中,全面、系统地介绍了南海问题的历史与现状,包括五个方面的内容:我国南海主权的历史形成、南海问题现状、美国与南海问题、南海“断续线”问题、解决南海问题的思考。

汤教授的第三个主题主要围绕吴中明刊刻《山海舆地全图》的时间而展开,通过三条证据的解释,有力地得出吴中明刊刻《山海舆地全图》的时间应为万历二十六年,而非利玛窦自己记述的万历“庚子”年,并推测之所以会发生此误,应为利氏对中国历法未能熟稔所致;第四个主题为“两幅小型世界地图的刊刻者为泰兴人张京元”,对《方舆胜略》中的序文及与此相关的程百二、冯应京、张京元等人物,进行了细致而深入的考证,并对程百二删减张京元序言的动机作出合理推测,总体上将利玛窦世界地图研究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历史文献证据是中国拥有南海主权的法理基础。李国强研究员以国际法中关于取得和确定领土主权若干指标的界定,即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经营、最早并进行了连续不断的行政管辖,依据翔实史料、逐一严谨验证,雄辩地证明了最晚在汉代,中国人民已首先发现南海诸岛,并在东汉以后形成了南海最早的称谓——“涨海”,明清时期则称其为“长沙”;唐宋已将其列入“琼管”范围,明清则属广东省琼州府万州,并纳入海防范围、行使军事守卫之责,中华民国则进一步以官方正式公布的《中国南海各岛屿图》加以明确并宣告世界。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具有合法的唯一性和连续性,得到众多中外文历史文献的证明。在这一过程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中国在南海的主权、管辖权提出挑战。因此,我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是无可争议的。

在报告的尾声,汤教授就论文研究过程之中的思考与心得与在场师生讨论,包括研究中应力图做到中外文资料的竭泽而渔,以此避免与减少以上三与四部分之纰漏;要注意资料的原典性,切记要检视原始材料,并结合自身教训提醒大家二手史料之不可取,比如上述主题之中对英译本的使用;要有问题意识,打破砂锅问到底,所有历史研究都有时代的局限性,因此不能迷信前贤的研究成果,学问要在不疑之处有疑。他还提到了汉学研究的话语权问题。

但20世纪60年代以来,南海开始出现一些杂音,部分国家采取种种非法手段侵占南海岛礁,并愈演愈烈,逐渐形成南海问题复杂化的局面。李国强研究员将南海争议划分为三个阶段,即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以军事占领为主要特征;80年代至90年代,以“宣示”主权为主要特征;进入本世纪以来,则以固化主权,趋向国际化、地区化、司法化为主要特征。李国强研究员一阵见血地指出,南海争议的核心不是美国和声索国所说的所谓“航行自由”和“渔业权利”等托辞,而是南沙部分岛礁滩沙的主权归属和南沙部分海域划界;南海争议的本质是安全利益和战略资源。目前南海争端仍然处于高位运行状态,短期内没有缓和的迹象,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既存在一些机遇,但也面临重大挑战,尤其是在岛礁实际控制、油气资源开发、域外国家介入、潜在冲突预期等方面,形势难容乐观。南海问题之所以日趋复杂化,与美国因素密切相关。李国强研究员重点分析了美国各个阶段南海的基本战略及其转变,尤其是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提出以后,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新动向及其意图。

报告结束之后,就论文中史料之搜寻情况、利玛窦世界地图的中文图名、《大瀛全图》之名称溯源与邹衍的“大九州”学说、地图中南方大陆知识的传入以及利玛窦与明末士大夫的交往等具体问题,汤教授回答了与会师生的提问并亲切交流互动,持续约两个小时的学术报告取得圆满成功。

近期,以美国、菲律宾为代表的非当事国与当事国对我国南海“断续线”提出质疑,南海“断续线”的性质也引起了国内外政界、军界、学界的广泛讨论。李国强研究员回顾了南海“断续线”的形成过程,尤其是介绍了保存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里民国政府绘制南海相关地图及收复南海诸岛的历史档案,着重指出“断续线”界定了我国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和管辖权范围,客观反映了我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所有权”,其法律地位不容置疑,而一些国家借助《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否定我国南海“断续线”的实质,不过是妄图削弱乃至剥夺中国在南海的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对近期菲律宾单方面向国际海洋法庭所提交的仲裁案,李国强研究员也做了关于中方立场及其原因的说明。

结合多年学术和政策研究经验,尤其是多次在海南及南海诸岛的实地调研,李国强研究员建议制定国家海洋战略和“海洋法”,以开发建设体现存在和利益,并加大海军建设,从战略高度提出了未来解决南海问题的思路。

演讲结束后,围绕菲律宾单方面仲裁案、美国的南海战略等问题,李国强研究员回答了与会听众的提问。大家一致认为,本次讲座学术含量高、现实意义强,丰富了对南海问题的认知,接受了一次深刻的海洋意识教育。本次演讲,取得了圆满成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