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葬祭祀,均同意在相关细节完善后尽快签署正式合作协议

2017年3月9日,在历史学院博士生史学前沿课程第三讲中,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梁涛教授在公教4201教室作了主题为《荀子人性论新探——论荀子的性恶、心善说》的学术演讲。

图片 1

2017年3月2日,博士生史学前沿课第二讲,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考古文博系李梅田教授做了题为《中古丧葬模式与生死观的演变》的学术演讲。

图片 2

2017年3月1日,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王少贵率领县政协副主席张云起、文化局局长吴殿华、赫图阿拉城文管所主任肖延增一行来我所进行访问,寻求合作。历史学院院长黄兴涛、清史研究所所长朱浒、副所长阚红柳、刘文鹏、胡恒,以及孙喆、董建中、曹雯、毛立平等老师参加了座谈会。双方就合作的内容和前景等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和交流,在建立新宾清史教学和科研实习基地、对新宾相关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合作举办满族文化节和搜集整理清代新宾文献史料等方面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均同意在相关细节完善后尽快签署正式合作协议。

图片 3

孟、荀“性善论”、“性恶论”历来是中国古代思想史和古代哲学研究的疑难问题之一,也是先秦哲学的核心命题。梁教授主张将二者结合起来思考,认为读孟子须兼荀子,读荀子须归于孟子,并提出“新四书”的说法,即《论语》、《礼记》、《孟子》、《荀子》,强调了《荀子》儒家外王之学在中国古代儒学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对于荀子的“性恶论”,梁教授认为传统学术界对此往往存在一定的误读,即只关注到了荀子“人之性恶”的说法,忽略了荀子反复提及的“其善者伪也”。梁教授结合《郭店竹简》中相关简牍文字的释读,对“伪”字之意进行了自己的解释。具体而言,依照梁教授的研究,历代学家对于荀子性恶、心善说的误解均由于对《性恶》一文的标题和“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一句的误读:《荀子》一书中各文章的标题其实大多是采用文章的前两个字来命名的,并不一定能够代表整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性恶”一词也不是《性恶》一文的主旨,望文生义恐怕有失偏颇,应该仔细深入地考察文章本身才能得出较为公正客观的结论;“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是荀子对《性恶》一文主旨的完整表述,在文中反复出现过八次,在分析文意的时候尤其不能将这两句话分开,同时,由于《荀子》一书成书年代久远,传抄过程中难免出现讹误,因此在进行研究的时候也应该着重注意文本的版本差异,特别是文字上的差别,梁教授即从“伪”字的考证中找到了解释《性恶》一文主旨的突破口。

墓葬一直是最重要的考古材料,传统考古学在墓葬研究上有三种倾向,分别是断代考订、丧葬礼制和物质文化的研究。1979年,考古学家俞伟超先生将战国至魏晋的墓葬发展概括为“周制”、“汉制”和“晋制”三个阶段。这一判断主要基于墓葬的形制,同时将原因归结于等级制度和经济背景。李老师的研究源于他对这种传统认识和考古学传统研究方法的反思:墓葬形制是否能概括成“制”?墓葬的变化是否仅仅由于等级制度和经济背景?近些年来,美术史与考古学的相互渗透对考古学有重大影响。美术史家巫鸿提出了墓葬研究的两个基本方法:关注丧礼的“时间性”、注重墓葬内部的“空间性”。受其启发,李老师认为墓葬“是丧礼、葬礼、祭礼的遗存,是藏形、安魂之所”,既而指出墓葬研究可能具有以下几条新途径:用“模式”取代“墓制”来讨论丧葬礼俗变迁、以“墓葬祭祀”来讨论丧葬礼仪空间、按“礼仪空间—丧葬模式—生死观念”的思路构建一部观念史。

关于《荀子》的《性恶篇》,梁教授指出它实际揭示、说明了人生中的两种力量:以“性”为代表的向下坠失的力量,和以“心”为代表的向上提升的力量,并通过善恶的对立对人性作出考察,实际是提出了性恶、心善说。荀子《性恶》一文的主旨具体而言就是说虽然人性是恶的,但人应该追求“善”的美好,只不过这种“善”并不是可以凭空得到的,而是应该用心去提升自身、有所作为,通过努力才能达到“善”的境地。强调用“心”去“为”以达到“善”,应该才是荀子“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的最终真意。

早在先秦时期,魂魄二元观就指导着人们的丧葬行为。魂主精神,魄主形体,都是生命的基本构成。李老师用《礼记》、《楚辞》等上古文献为我们描绘了中原地区复礼、楚地招魂礼等丧葬行为。在当时,墓葬主要是藏形的空间,但自战国中后期开始,墓葬开始被赋予安魂的功能,出现了墓内祭祀。但这种墓内祭祀是一次性的,主要祭祀仍在宗庙中进行。到了汉代,魂魄观与升仙思想相结合,形成了以天堂与地下世界为基本内容的来世观。在这种新的魂魄观影响下,墓葬具有了藏形与安魂两重功能,由此也引起了丧葬模式的改变,由原先封闭的井椁式变为开放的宅第式。

梁教授的演讲为我们理解先秦时代哲学思想中的人性观提供了引导和帮助,并展现了一位当代新儒家学者的精神气质;他在儒学研究中应用了史学研究的考据方法,得出了较为新颖的、客观的新观点,体现了现代学术跨学科综合的趋势和优势,这是值得新一辈学人用心领会和学习的。

图片 4

接下来,李老师通过马王堆汉墓等考古发掘实例,详细介绍、比对了这两种墓葬模式。封闭的井椁式墓葬的特点是木头框架、墓葬深埋、完全封闭、墓室被棺椁和器物填满、未预留祭祀空间等,而开放的宅第式墓葬则扩大了内部空间,有墓门、墓道、耳室、前堂后室等,也出现了祭台、画像等设施,可以进行多次祭祀,在地面上也有封树、墓碑、祠堂等标记性设施。从井椁式到宅第式的转变发生在汉武帝前后,到了东汉,又走向进一步开放,采用砖石更好地模仿宅邸、注重壁画装饰和公开展示性。

到了曹魏时期,随着儒学衰落和玄学流行,当然也包括经济衰落的原因,丧葬观念和模式又发生了转变,“薄葬”逐渐代替了“厚葬”,但墓内祭祀并未省略。总而言之,墓祭的流行和墓葬的开放性从东汉开始成为了中古丧葬模式的主要特征。

李老师的研究为我们展现了魂魄观的变化对丧葬模式的阶段性影响。最后,李老师说道,墓葬模式和礼仪是很重要的问题,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但这句话亦可反过来说——“未知死”,又“焉知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