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分别建风水墙,岛田翰先生和马衡先生等人所说的旋风装

2015年6月29日早上6点30分,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2013级博硕班同学30多人一行,由清史所丁超老师带队,前往河北省唐山市遵化境内的清代着名帝王陵寝——清东陵,开始了为期一天的参观考察之旅。本次活动由清史所组织,面向研究生二年级同学,旨在加强硕博研究生对清史学习的兴趣,让同学们在参观考察中将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从而对清史研究有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2015年6月24日下午两点,着名学者、北京大学历史系辛德勇教授应邀在中国人民大学人文楼四层大会议室作了题为“重论旋风装”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是“历史文献学系列讲座”的第二讲,该系列讲座旨在加强历史文献学专业学生的基础训练,探索卓越历史文献学人才的培养方式。讲座由黄爱平教授主持,历史文献学教研室李晓菊教授、教研室主任曹刚华副教授、阚红柳副教授、董建中副教授、廖菊楝老师与历史文献学专业学生及校外的史学爱好者一道聆听了精彩报告。

6月19至25日,由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联合主办,中国人民大学清风学社承办的“锡伯文化节”,在人民大学校园内举行。本活动旨在进一步推动中国人民大学和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文化交流,深化全方位合作,加强锡伯文化的整理、研究和传承,展现锡伯族人民热爱祖国、保疆卫土的历史文化传统及积极向上、百折不挠、艰苦创业的民族风貌。

校车从北京市内出发,经过近三个小时的奔波,终于到达了位于河北省遵化市境内的世界文化遗产——清东陵。清王朝入关后,经历了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和宣统等10位皇帝。除了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未建陵寝外,其余9位皇帝分别在今河北省遵化市、易县营建了规模宏大的陵寝即清东陵和清西陵。本次参观选择了规模更为宏大的清东陵,这里共有14座帝、后、妃陵寝,其中有顺治的孝陵、康熙的景陵、乾隆的裕陵、咸丰的定陵、同治的惠陵。这些陵园以孝陵为中心,分布在东西两侧,依山就势,错落有致。

辛德勇教授主要研究中国历史地理学、历史文献学,兼事地理学史和中国古代政治史等问题研究。主要出版有《古代交通与地理文献研究》、《历史的空间与空间的历史》、《秦汉政区与边界地理研究》、《旧史舆地文录》、《读书与藏书之间》、《困学书城》、《纵心所欲》、《石室賸言》、《建元与改元》等书。

图片 1

清东陵位于燕山山脉的南麓,距北京125公里,始建于清顺始十八年,占地面积2500平方公里,是中国现存规模庞大、建筑完美的帝王陵墓群之一。陵区依山而建,因地制宜,达到了“陵制与山水相称”的和谐统一。整个陵区以昌瑞山为界,分为南北两个区域。昌瑞山以北为“后龙”,系来龙之地,它从陵后长城开始,向北经过少祖山雾灵山,蜿蜒起伏,延伸到承德附近,西端与密云县接壤,东面则直达遵化市。整个后龙奇峰秀岭,群山叠翠,气势磅礴,绵延不绝,可谓雄奇灵秀,令人心旷神怡。前圈部分是陵寝所在地,占地48平方公里。南以大红门为起点,东西分别建风水墙,总长达20多公里。风水墙随山而建,东经马兰峪向北,直达马兰关,与长城相接;西跨西大河,穿越高低起伏的丘陵,径抵黄花山南麓,围护陵区的安全。在峰环雾绕之间,白桥碧水,红墙黄瓦与苍松翠柏交映生辉,胜似蓬莱仙境。

在这次报告中,辛德勇教授首先指出“旋风装”是古籍装帧研究的老问题,但旧有的说法值得重新梳理和探讨。晚近时期的通行看法相对一致,日本学者岛田翰在上个世纪初较早解析“旋风装”的形制,亦即粘连好长卷子之后,不再卷拢,改而折叠,再用一整张纸,兜起折叠起来的书本的背面,两头粘在上下两个折面上。是一种形式稍显特别的经折装。后来马衡先生、刘国钧先生、毛春翔先生、周绍良先生以及黄永年先生等中国学者,都沿承了这一说法。至上个世纪80年代,李致忠先生始改而指认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唐写本王仁昫刊谬补缺切韵》为旋风装,得到许多版本学家的认可。两种观点,孰是孰非,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是全国唯一的以锡伯族为主体的自治县,通用从满语满文传承而来的锡伯语和锡伯文,保留着中国乃至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锡伯族和满族文化资源。2014年10月16日,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政府副县长佟金玉率满文档案研究考察团访问中国人民大学,双方就开展锡伯文化研究和满文文献整理、翻译等问题达成合作意向。随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与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签订全方位合作协议,双方表示将围绕整理、研究和传承锡伯族独特的历史文化资源,联合申报课题,举办国际学术会议,开办“清史·满文文献研习营”等。本次锡伯文化节的举办,就是双方预定的合作内容之一。

图片 2

图片 3

19日,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靳诺、副校长洪大用、校长助理郑水泉在人民大学学生活动中心贵宾室热情接待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县长王春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关晓军一行。历史学院、清史研究所、国学院有关负责人参加了会见和座谈。

陵区一角

辛教授特别提出,所谓“旋风装”,在早期传世文献中仅称“旋风叶”,是在中国古代印刷术普及的早期阶段所出现的一种装帧形式。辛教授经过梳理欧阳修、黄庭坚等宋代学者对“旋风装”的记述,赞同岛田翰以来的传统说法。认为“旋风装”应当是一种叶子、册子或“书册”,或者径称为“旋风册子”,亦即它是一种方形的“册页”,而这正应该是基于其折叠成册这一特征。“旋风叶”或“叶子”的称呼,着重强调其每一个折面作为册子中的一叶所显示的特征。

图片 4

我们的参观主要围绕着乾隆帝裕陵及后妃园寝、慈禧定东陵、孝陵神道、石像生及石牌坊等主要景点。在参观乾隆帝后妃园寝时,大家都对香妃这位在清代历史上富有传奇神秘色彩的乾隆帝妃子产生了极大的好奇,根据导游及展区内的介绍,同学们知道了这位身体能够发出香味的维吾尔族女子香妃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其地宫的发掘更是印证了她的维吾尔族身份。整个乾隆后妃园寝共安葬了乾隆帝死后被贬的乌喇那拉皇后及35位妃嫔。妃嫔园寝形制大小与她们的身份等级都十分吻合,陵殿也都不是用皇帝用的黄琉璃瓦,而是用的绿色的琉璃瓦。

辛教授进一步论证,岛田翰先生和马衡先生等人所说的旋风装,也可以说是一种与“卷子”判然有别的“册子”。而故宫博物院藏唐写本《切韵》只是一种形制稍显特别的卷轴装,远不如折叠的方册与蝴蝶装更具有直接的联系。与卷轴装相比,在宋朝人眼里,旋风装的外观,与蝴蝶装之类的图书“册子”相似。从实际功用来说,折叠成册才能够解决卷轴装反复卷舒的烦难,可以随意查阅任一书叶。此外,辛教授还比较了旋风装与经折装、梵夹装的区别与联系,
加深了大家对这一问题的认识。

靳诺书记对王春光县长一行的到来表示欢迎,她表示,人民大学一贯重视对边疆和少数民族特色文化的研究,在边疆民族语言文化研习、传承和人才培养方面,还应该做更多更为切实有效的工作。清史研究所具有很强的科研实力和很高的学术声誉,相信一定会为锡伯文化的整理、研究和推广提供重要的智力支持,而察县丰厚的锡伯语和满文资源,也必能滋养清史所的学术文化研究。靳诺书记希望双方以此次活动为契机,进一步扩大合作,尽早推出一批合作成果。她还要求有关方面认真做好此次文化节的各项工作,力争将活动办出特色、办成品牌。

图片 5

辛德勇教授语言生动诙谐,声情并茂,讲座内容丰富详实且重点突出,系统全面地串起旋风装的源流和演变,令大家如沐春风,获益匪浅。

当天上午,文化节开幕式暨主题学术报告在人民大学学生活动中心东厅举行。洪大用副校长出席开幕式并致辞,他代表学校对前来参加活动的王春光县长和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各界朋友表示感谢,并谈到对锡伯族历史文化的独到理解。洪大用副校长表示,相信此次活动会成为双方开展学术交流的重要平台,成为向人大师生展示锡伯文化的重要窗口,并预祝活动取得圆满成功。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县长王春光代表县人民政府致辞,他对人民大学各级领导对活动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感佩,尤其感谢人大清史研究所为此次活动做的大量细致的工作,希望通过活动加强双方了解,增进彼此友谊,为传承锡伯族文化共同努力。同时,他欢迎人大师生和各界朋友今后能常到察布查尔走走看看,亲身感受锡伯文化的独特魅力。

裕妃园寝享殿

讲座结束后,在座师生针对“旋风装”相关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提问。李晓菊教授认为,辛教授的讲座对我们重新认识“旋风装”的外在形态颇有启发,同时还应注意到“旋风”一词的实际涵义变化与“旋风装”的关系。曹刚华副教授指出,辛教授的研究向我们很好展示了传统观点如何再认识,从事历史研究如何保持独立思考和怀疑精神。随后,同学们还就各自感兴趣的问题与辛教授进行了交流互动,约两个小时的讲座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开幕式由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所长夏明方教授主持。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黄兴涛教授,国学院副院长、清史所满文文献研究中心主任乌云毕力格教授先后发言,他们谈到了对锡伯族崇文重武、为国戍边、与周边民族长期友好和睦相处,重视多种语言交流享“翻译民族”之称,以及有效传承和发展满族文化等多种锡伯族传统,并介绍了双方有关合作协议的内容,表示希望通过本次活动为下一步更好更深入地开展战略合作创造有利条件。随后,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民政府向清史研究所赠送了由当地书法家撰写的锡伯文书法作品。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国学院有关负责人、部分师生,以及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各界来宾参加了开幕式。

随后,同学们参观了安葬慈禧皇太后的菩陀峪定东陵,慈禧陵可以说是清东陵中最为华丽的陵寝,如隆恩殿前的龙凤陛石,采用透雕手法,凤在上龙在下,龙翔凤舞,神态生动。东西配殿的内壁都嵌以砖雕图案,以及天花板上的彩绘等全部贴金。大殿内的明柱上饰金龙盘绕,殿内金碧辉煌,光彩夺目,三大殿木构架全部采用名贵的黄花梨木。而在参观地宫时,随着导游的讲解,大家逐渐明白了历史上十分着名的“清东陵盗宝案”由来,1928年军阀孙殿英以军事练兵为由进入清东陵,对定东陵慈禧墓盗掘洗劫,掠走了全部珍宝,慈禧棺木被掘开,尸体丢弃一旁,后来溥仪派人进行了重殓,建国后1979年,地宫才再次得到修缮整理。在参观过程中,同学们不时感慨,大殿的豪华还可以看到,而墓内的慈禧却在身后经历了如此“大劫”,而这正是由于她对自己死后之葬也要如此骄奢,才引来了整个清东陵屡屡被掘的“奇辱大难”。

图片 6

图片 7

开幕式结束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部主任、研究馆员吴文丰先生,中央民族大学历史学院赵令志教授先后为与会师生作了题为“锡伯族历史档案编译出版与研究——兼谈锡伯族历史文化研究现状”和“满文与满文文献”的学术报告,报告聚焦锡伯历史文化和满文文献研究,并配有生动的图片,使与会师生对锡伯文化和满文文献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激发了大家对相关问题的兴趣。

慈禧陵隆恩殿前凤在上龙在下丹陛石

19日晚,在人民大学人文楼前广场和公共教学三楼,还分别举办了锡伯文化户外展示和《大西迁》纪录片展播。现场为师生发放锡伯族主题明信片、活动主题文化衫、佟丽娅签名照等纪念品,锡伯族民间艺术家还现场为师生表演了具有当地民族特色的书法、剪纸、刺绣等民间艺术,展示了锡伯族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吸引了众多师生前来观看,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参观完定东陵,同学们又前往乾隆帝裕陵,此时,天色渐渐阴沉开始下起了大雨,同学们冒着雨,坚持跟随导游游览裕陵。裕陵位于顺治帝孝陵以西的胜水峪,始建于乾隆八年,乾隆十七年告竣,耗银170多万两。裕陵明堂开阔,建筑崇宏,工精料美,气势非凡,自南向北依次为圣德神功碑亭、五孔桥、石像生、牌楼门、一孔桥、下马碑、井亭、神厨库、东西朝房、三路三孔桥及东西平桥、东西班房、隆恩殿、三路一孔桥、琉璃花门、二柱门、祭台五供、方城、明楼、宝城、宝顶和地宫,其规制既承袭了前朝,又有拓展和创新。

20日夜间,在人民大学学生活动中心东厅,锡伯族艺术家还为全校师生献上了精彩的锡伯族歌舞表演。演出过程中,锡伯族艺术家载歌载舞,展现了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地域特色,表达了锡伯族人民热爱祖国、维护统一、向往和平的炽热情怀,广大师生沉浸在浓厚的少数民族文化氛围中,现场不时发出阵阵掌声。

图片 8

图片 9

同学们在裕陵门前合影

“锡伯文化节”活动期间,人民大学图书馆大厅还举办了锡伯族非物质文化图文展。一幅幅生动的照片全面系统地展示了锡伯族艰苦的创业历程,深厚的民族传统、独特的文化资源和昂扬的精神风貌,吸引了广大师生前往观看,生动地传扬了锡伯族文化。这一展览将持续一周。

这里最值得一提的是地宫,裕陵地宫采用不用梁柱的石结构的拱券式,进深达五十四米,总面积为三百七十二平方米、由明堂券、穿堂券、金券三部分组成。有四道石门,
门楼上的出檐、瓦垄、吻兽均为青白石雕刻。地宫内布满了精美的佛教题材的雕刻:头道石门内口门洞两壁上,刻着四大天王的坐像,手执法器,如真人大小。在明堂券有八个安放帝后册宝的石座,券顶刻着五方佛像。穿堂券内的两壁刻有五欲供,券顶刻二十四尊佛像。金券为地宫的主体建筑,有停放棺木的石台——宝床。宝床正中的清高宗梓宫下有金眼吉井一口,口径仅十多厘米,是本陵穴点所在,井内埋着清高宗生前最喜爱的物品。金券顶刻有三大朵佛花,东西壁刻一尊佛像和八宝图案。地宫四壁上刻番文经咒二万九千四百六十四个字、梵文经咒六百四十七个字。整座地宫内雕刻手法娴熟精湛,线条流畅细腻,造型生动传神,布局严谨有序,堪称“庄严肃穆的地下佛堂”和“石雕艺术宝库”。

图片 10

裕陵地宫内景

从裕陵出来后,同学们又坐车前往顺治帝孝陵,它是整个清东陵的中心,其他诸陵则在它的两侧依次排开;孝陵最南端的石牌坊和大红门庄严雄伟肃穆,即是孝陵的起点,又是整个清东陵的门户;孝陵神道上的18对石像生也是清代所有陵寝中规模最大、最具特色的。同学们从神道最南端开始游览,依次看过石牌坊、大红门、大碑楼,来到长达870米的石像生起点。站在这里向北望去,只见一组组文臣、武将、神兽的石雕像或站或卧,整齐排列,威武雄浑;再远处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皇陵建筑,整体感觉恢宏、壮观。走到孝陵石牌坊时,同学们又一次被中国古代匠师们的超人智慧和创造能力震撼。这座石牌坊结构形式为五门六柱十一楼庑殿式,全部用巨大的青白石构筑而成,通高12.48米,面阔31.35米,结构和谐,比例适中,造型美观,庄重雄伟。牌坊的楼脊、吻兽、瓦垅、椽飞、斗拱、云墩、雀替全用巨石雕成,梁枋上雕刻旋子彩画图案,昔日彩画的颜色至今还能看到。伴着阵雨,行走在神道上,同学们不禁有些感慨,比起墓主人身后的风光和气派,他生前的命运却充满了一言难尽的曲折和变故,手握皇权的无上荣耀和重压之下的痛苦无奈,交织在他24年短暂的生命历程中。

图片 11

雨中的孝陵石牌坊

不知不觉参观已经接近尾声,同学们在回校路上纷纷说起本次参观考察的感想,认为这样的实地考察十分有意义,不仅可以更加直观的了解清代历史,弥补书本史料知识的不足,还能够亲身感受体验历史带给我们的洗礼和震撼,增强自身的历史责任感与使命感。尤其是谈到在参观地宫时的感受,同学们纷纷表示,对清东陵的保护是十分重要的,虽然陵寝由于盗墓贼抢掠和自然损毁已经丢失了不少珍贵的文物,但是,只要清东陵还在,它作为清代帝王陵寝的重要地位便不容置疑,对它的开发和保护既是对历史的尊重,也是对后世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必不可少的活教材。

文:杨晓丽/图:包小冰、周天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