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以林研究员回顾了蒋介石与孙中山的关系,二、复试名单

一、复试参考分数线

4月7日下午,历史学院“史学前沿”课程举行第七场学术讲座。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金以林研究员应邀主讲本场讲座,讲座的题目是“天下得失:从蒋介石日记看民国政治”。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所长朱浒教授主持讲座。

3月31日下午,历史地理学专家、台北故宫博物院图书文献处林天人研究员做客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在公共教学二楼2415教室作了题为“明清舆图经眼录——兼论古地图研究方法论”的报告。本次讲座系“史学前沿”讲座第六讲,由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华林甫教授主持。

外语:50分,专业一:60分,专业二:60分,总分180分

图片 1

林天人研究员近年致力于古地图研究,多年来积极推动与国内、国际间各典藏单位建立合作关系,将海外图书馆所藏舆图公诸学术界。着有《治水如治天下》、《笔画千里——院藏古舆图》、《皇舆搜览——美国国会图书馆所藏明清舆图》、《方舆搜览——大英图书馆所藏中文历史地图》等多部着作。

二、复试名单

蒋介石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政治人物,对他一生功过得失的研究历来为历史学界瞩目。特别是暂存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蒋介石日记一直受到海内外蒋介石研究者的高度重视。金以林研究员长期致力于国民党史和中华民国史研究,曾亲赴美国查阅和抄录蒋介石日记,这次讲座就是他根据近年来自己收集整理的蒋介石日记内容,对蒋氏经历、性格及其与民国政治进程的复杂纠葛进行的解读。

图片 2

讲座以蒋介石在民国时期的政治活动为线索,分为四个部分。首先,金以林研究员回顾了蒋介石与孙中山的关系。他指出,在民国早期,蒋介石并非彼时政坛的重要人物,他早年追随陈其美,1910年曾在陈的引荐下见过孙中山,但并未建立密切关系。直到1916年陈被暗杀后,蒋才于1917年追随孙中山,1921年,蒋在日记中称自己要“遵中师之规模,争二陈之言行”,表明其对孙的追随之志,其很多日记中也流露出对孙中山的仰慕和崇敬之情。而孙“以党治国、党在国上”的政治理念也影响了蒋的政治选择。

林研究员指出,地图学领域内涵丰富,本次报告将结合其研究经历,举例说明。通过大量的实物照片,林先生从地图学、台北故宫博物院舆图来源及种类、建立舆图平台等方面出发,讲述了自己的心得体会。

随后,金以林分析了蒋介石在国民党内的崛起。他指出,国民党内的派系一直十分复杂,孙中山领导的革命从开始就有强烈的地域观念,北伐时组成的八个军多以粤军、桂军这样的地域冠名,表明了国民党党内、军内的地域分野。而八个军中唯有一支以蒋介石、何应钦为军长,以黄埔学员为主体的军队被称为“党军”,展现了其与其它军队的不同之处,“主义”观念和民族观念在这支军队中占有突出位置,这也是蒋后来崛起的重要军事依托。也正是在北伐期间,蒋于1926年利用国民党内的派系斗争一跃成为党内二号人物。在激烈的党内斗争中,蒋于1931年被迫下野。他在日记中将此次下野原因归结为“无干部、无组织、无情报”,故在下野期间加强了这些方面的运作。金以林认为,1932年是蒋政治生涯中的重要一年。他通过组建“三民主义力行社”、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等活动加强了组织和情报工作,并改善了同教育界的关系,使当时知识界一批着名人士加入到其阵营中,加强了政治力量。当年,蒋在淞沪会战的时局中复出。此后,在1938年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上,蒋成为国民党总裁,由党内军事领袖成为政治领袖,权力大增。当然,其作为总裁的地位和职权从未超过孙中山时期的“总理”职权。

关于地图学问题,林研究员指出,地图学是介于历史学与地理学之间的学科。历史强调时间,地理强调空间,地图则兼而有之,将时间的空间感、空间的时间感合二为一。地图学体现了舆图知识与绘画美感的完美结合。自古以来,图画本同源,而在其发展演变中,因实际出发点的差异而逐渐产生分歧。林先生将其生动地比喻为画家与绘图师的分野,具体表现为画多署名,而无文字信息,图则多不署名,文字信息相对丰富。前者如台湾故宫博物院书画处藏《早春图》、《溪山行旅图》、《万壑松风图》,后者则以诸多河工图为代表。林先生以《黄河图》为例,指出最初研究者将其断代定为明代,后林先生通过与相关文献比对,考订为清康熙朝靳辅治河后所绘,图中的河工证据了然纸上。

图片 3

林先生还分享了自己对于绘图者与看图人表达、思维间差异性的一些思考。地图绘图者更关注地图的工具性,而读图者则关注图像背后的表达与观念。林研究员认为,画图与读图的区别在于地图的本质是工具性的,有着工具导向的作用,而舆图往往又带有绘图者主体性的烙印,有着一定的诱导性,甚至欺骗性。林先生以《上海县志》所绘上海城区图为例,作者有选择地将其中的租借、教堂一一抹去,呈现了一幅没有外国势力介入的上海城域图景,这则与历史实际不符。

金以林重点谈了蒋介石在抗日战争中的活动。他认为,自“九一八事变”后,蒋对日的态度经历了从“不抵抗,诉诸国联”,到“一面抵抗,一面交涉”,再到“全面抗战”的变化。蒋的功绩在于能在中日国力悬殊巨大的极端困难中坚持抗战,并对国际形势作出了正确的判断。蒋在抗战期间,坚持紧跟英美,促使德国中立,争取苏联援助,不失为明智的战略选择。他积极发挥中国的大国作用,努力争取战后国际关系朝着平等、正义的方向发展,在战争期间收回了一些晚清时期通过不平等条约损失的利权,对敌国全面收复了失地,同时强固边疆,确立了中国在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地位,这些都为中国日后的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应予肯定。金以林同时指出,蒋在抗战期间也对盟国作了一定妥协,在领土争端上遗留了一些问题,但今人对此也应该置于具体的历史情境下看待,不宜简单指责。金以林强调,国共两党在抗日战争中都坚持抵抗,为民族作出了重要贡献,学界应当进一步加强对抗日战争的研究。

图片 4

图片 5

地图缩小了世界,扩大了视野。林研究员指出,绘图者努力建构自己的世界观,反映的强烈的主观认知与世界的观念是我们在研究中应当格外关注的。地图内部的讯息、主观认定,恰恰反映了作者关于空间的认知及其所表达的空间观念。

最后,金以林对蒋介石在国共内战中的表现和他最终败退台湾的命运作了分析。他认为,从日记中可以看出,内战时期,蒋独断、多疑的性格特征和事必躬亲的指挥风格充分显现,直接影响到他的军事指挥和战略布置,使其作出诸多错误判断,导致连遭败绩。在经济问题上,蒋对于孔、宋豪门的腐败问题未能秉公处置,招致党内物议,而蒋反而在日记中对党内反对贪腐的声音大加指责,表明其私心过重、顾虑太多,反而养痈成患。在外交上,蒋在处理对美关系时也犯有错误。同时,金以林指出,蒋早在1942年就在日记中对延安整风运动有所提及,但其直到1947年在军事上已遭到严重失败时才开始关注中共整风的经验,表明其实际上对中共重视不够,这些因素都导致了蒋在大陆的失败。金以林还穿插介绍了蒋介石日记中反映的蒋宋感情生活等内容,展现了更加多元、生动的蒋介石形象。

关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舆图来源及种类问题,林天人研究员首先讲述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舆图收藏状况。这主要包括北平图书馆典藏原清朝内阁大库的藏本。至抗战时期,北平图书馆将大部分精品图书运送到了美国保管,六十年代时期被运送到了台北故宫博物院。此外,诸多私人收藏家以及不同单位的捐赠亦丰富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典藏。就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地图而言,据林先生统计,平图约300余种,近900幅,军机档、宫中档附图350余幅。林先生将其分为十大类,并相应举例说明。具体包括经济史研究,此类地图藏量较多,应引起重视。城市史研究,如《京杭运河图》、《黄河兰州浮桥图》等。政区制度研究,如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明初所绘《江南各道府图表》。地图思想研究,此类地图不多,西方传教士南怀仁所绘《坤舆全图》较具代表性。历史地理沿革研究,如《山东省地图》等。军事、交通研究,如《江苏海防图》,其他各省区亦有相关地图可资查阅。边界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如明代《九边图》,《北海岸全图》。河运水利、河工研究,如《浙江海塘图》以及大量军机档、宫中档附图。皇室出巡、驿辅、驿站道里研究,如乾隆时期所绘《京城至山海关程站细图》,《南京至甘肃驿辅全图》。都城、宫苑及帝陵研究,如明末《北京宫殿图》,《热河避暑山庄图》。林天人研究员指出,配合折件及其附图,将文字与舆图对照研究,这类史料尤为值得重视,并举出同治九年张廷岳《奏报绘呈乌城要图并筹防事宜》及其附图详细说明。

讲座结束后,金以林就政治史与思想史、社会史、文化史的关系,史迪威对蒋介石政权的评价,蒋介石投身革命的动机等问题回答了在座同学的提问。他指出,近代中国政治波诡云谲、变动复杂,这就使政治史研究具有“常青藤”的一面,但另一方面,政治史如果不同思想史、社会史、文化史等领域进行有机结合,也容易陷于就事论事中。同时,政治史研究应当具有宽广的视野,尽量避免出现“碎片化”。他认为,蒋投身革命更多是出于他改变中国落后面貌的理想,从其政治活动看,蒋也一直具有民族主义的立场。看待蒋介石,既要看到其治下政权腐败无能的一面,也要看到其维护民族利益的一面。讲座中,金以林研究员旁征博引、妙语连珠,现场气氛十分活跃,讲座取得圆满成功。

除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的舆图外,林先生还介绍了美国国会图书馆、大英图书馆、法国图书馆的收藏情况。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中国舆图400余种,以官绘刻本、印本地图为多。其内容丰富,主题涉及疆域、政区、军事驻防、城市等。大英图书馆,以手稿、官绘本为多,其中清中晚期江浙及广东、澳门地区海防地图藏量丰富,即鸦片战争前后,这与英国在华发展密切相关。

图片 6

就建立舆图平台问题,林先生指出,舆图具有丰富性和多样性,历史地图在历史研究中的运用成为热门。左图右史,图史必相因,舆图平台的建立有助于整合古地图研究资源,提供更多元的使用。台湾相关的古地图览胜、数位方舆计划已完成数字化的初步成果,可供研究者查询与使用。

在最后的交流互动环节,林天人研究员与现场师生就古地图分类问题、图画鉴定问题,绘图主体性问题进行了交流。林先生指出,舆图研究非一蹴而就,需要认真的思考与钻研。相关方法亦需根据不同状况而定,不能有墨守成规的观念。在古地图研究之中,应充分结合文献,以配合地图解读。林天人研究员还鼓励在座同学在自己的研究多关注到文献以外的地图资料,多发现新问题、提出新思路。华林甫教授对林天人先生的精彩演讲表示感谢。讲座取得圆满成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