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教授介绍了民间文献与,龚胜生教授长期从事我国疫灾史料整理和数据库建设工作

2018年5月19日,由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曲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曲阜师范大学孔府档案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第十七期“清代政治史研究学术工作坊”在曲阜师范大学教育大数据研究院举行。

2018年5月10日下午,着名历史学者郑振满教授受邀主讲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史学前沿”课程,题为“民间文献与文化传承研究”。讲座由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夏明方教授主持,黄兴涛教授和包伟民教授一同列席了讲座。

2018年5月7日—8日,“中国灾害史料整理与数据挖掘”学术研讨会第二次会议在南开大学顺利召开。来自中国社科院、中国地震局、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山东大学、华中师范大学、陕西师范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云南大学、山西大学、教育部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等高等院校、科研机构的灾害史研究领域专家学者应邀与会。

本次工作坊的主题是“清至民国地方档案中的政治与法律实践”,特邀曲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成积春教授、李先明教授以及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胡祥雨副教授、孔勇博士、孔迎川博士五位学者做学术报告,清史研究所杨念群、祁美琴、刘文鹏、董建中、毛立平、曹雯、山西财经大学晋商研究院贾建飞、曲阜师范大学姜修宪、《光明日报》史学版主编户华为、中国孔子博物馆副馆长杨金泉等出席并展开热烈讨论,两校硕、博士生三十余人参加了此次活动。

郑振满教授是厦门大学历史系特聘教授,担任民间历史文献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明清史、闽台地方史、历史人类学以及历史文献学。他的主要着作有:《明清福建家族组织与社会变迁》、《乡族与国家——多元视野中的闽台传统社会》、《培田》等。作为华南学派的代表人物,郑振满教授对闽台地区的研究有着广泛的影响。

本次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暨生态史研究中心、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共同主办,旨在以2017年5月召开的“中国灾害史料整理与数据挖掘”学术研讨会为基础,进一步探讨当前国内灾害史料整理编纂和数据库建设的前沿动态与发展趋向,并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清代灾荒纪年》的编写工作提供建议。

第一场研讨由清史研究所副所长刘文鹏教授主持。首位报告人为成积春教授,主题为《民国时期衍圣公府“家族司法”实践表达的空间与限度:1920年曲阜“苏景福欺孀霸产案”透视》。成教授从清末民初衍圣公府辖下发生的一桩具有代表性的民事纠纷案出发,细致考察了衍圣公府在处理此案件时从基于“型仁讲义,履中蹈和”的司法原则向施用信票传唤等强制手段、再到移送县衙的转变过程,并以此探讨民国时期衍圣公家族司法权力的边界。成教授认为衍圣公府所拥有的司法公信力在进入民国时期后虽然仍得到地方官府的承认和尊重,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大多数人,但此时孔府的司法效用已经开始衰落。在场学者就家族司法、实践表达等概念、家族司法与州县司法的边界等问题展开讨论。

图片 1

图片 2

胡祥雨副教授所撰《清末新政与京师司法官员的满汉比例》一文聚焦于清末丙午官制改革前后三法司官员官员和法部官员的民族构成情况。胡老师依据李中清、康文林研究组研制的《缙绅录》量化数据库,以新政时期所有数据为基础,以大量图表直观呈现清季司法官员的满汉比例及其变化情况,对于新政中旗人居处劣势以及清末皇族内阁的形成原因等问题提出新见。与会学者高度肯定了开展此研究的重要意义以及观察视角选取的巧妙和新颖,并同时就数据解读、制度设计等问题展开讨论。

本次讲座围绕民间文献以及如何利用民间文献进行文化传承研究而展开。郑教授从他于2004年开展的教育部课题“民间文献与文化传承”说起,介绍了该课题意图,并对作为课题成果之一的《民间历史文献学》一书进行了概要式的说明。郑教授指出,《民间历史文献学》一书主要回答四个方面的问题,即民间历史文献的性质、系统、源流以及语境。郑教授认为不应将民间文献拘泥于某个狭隘的定义,而是采取相对宽泛的视野,即凡是与老百姓日常生活相关的文书皆可称为民间文献。这样的民间文献是一个独立的系统,它包括家族文献、碑刻铭文、契约文书等不同门类,每一类文献背后有着不同的含义,满足人们不同的需要。这个系统不是完全孤立的,它实际上与地方志、四书五经等官方文书存在着内在的联系。同时,民间文献有着自己的源流,有着自身的文本传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受到时代背景、地方传统以及人群特征的影响。因此,研究民间文献,时须理解不同文献背后特定的历史背景,理解民间文献本身蕴含着的具体的历史语境。

7日上午,会议举行开幕式。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主任常建华教授到会祝贺并致辞。他指出,数据分析正在灾害史研究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充分整理和发掘我国历史文献中丰富的灾害记载,实现对灾害时间、地域、分布、程度、频度等信息的系统重建,需要多种学科的深入交流和共同参与,希望本次会议围绕灾害史料整理与数据挖掘等议题展开广泛讨论,促进灾害史研究的发展。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清代灾荒纪年暨信息集成数据库建设”首席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夏明方教授在致辞中表示,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人民大学灾害史研究团队就在李文海先生的倡导下一直致力于对灾害史料的整理,并希望将这一事业打造成学界共享的公共学术平台。“清代灾荒纪年暨信息集成数据库建设”项目获准立项以来,课题组秉承李文海先生的学术理念,在灾害史料整理与数据库建设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目前正全力推动《清代灾荒纪年》的编写,需要得到更多的智力资源支持,希望与会专家能够为纪年的编纂出主意、想办法,分享各自在史料整理和数据库建设方面的好经验、好做法,加强互学互鉴与沟通合作。

第二场研讨由曲阜师范大学孔府档案研究中心主任吴佩林教授主持。李先明教授以《文庙“庙产兴学”与文化权势的转移:1928—1932年间河北长垣县文庙祭田纠葛一案透视》为题进行报告。李教授从文庙庙产的纷争入手,详致考察了1930年代孔氏族人、不同层级的地方政府和衍圣公府在庙产兴学中的权力博弈和频繁互动,勾勒出三者的微妙关系,并指出此案的发生是庙产兴学运动等多重因素合力的结果。各位学者就文化权势的界定和诠释、祀田和学田、该事件在全国的普遍性意义等问题进行讨论。

其后,郑教授探讨了民间文献研究中与文化传承的诸多问题。首先,郑教授分析了民间文献与“历史记忆”的关系,认为民间文献是一种“选择性”记忆,它不可能是完整的、全面的和客观的;是一种“合法性”依据,许多文献的产生是为了维护特定人群的合法权益;也一种“合理性”解释,它不一定需要明确的法律,仅仅通过民间文献的书写及传播,老百姓做的许多事情都可得到合理化的解释。其次,郑教授介绍了民间文献与“文字下乡”的问题。他指出,以往从事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多认为乡村很少有文字,但民间广泛存在的大量文献却揭示出民间日常生活各个领域都跟文字发生着联系,尤其是到了清代,绝大数人识字不是为了科举,而是作为一种谋生手段。此类“文字下乡”的过程,其背后反映了深刻的历史转型问题。最后,郑教授讨论了民间文献与“文字权力”的问题。即便乡村存在大量的民间文献,但实际的识字率问题仍是需要更进一步研究的问题,总的来看,民间文献主要是为乡村中少数的知识分子服务。郑教授强调文字在一个乡土社会中是得到地位和话语权的最重要的手段,很多人的权力来自于他们所掌握的文字,这些文字权力最终体现在各种各样的民间文献上。

开幕式后,会议分专题报告和专题讨论两个阶段进行。在专题报告阶段,华中师范大学龚胜生教授,云南大学周琼教授,陕西师范大学温艳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叶瑜副教授、文彦君博士分别介绍了各自主持或参与的灾害数据库建设和应用情况。龚胜生教授长期从事我国疫灾史料整理和数据库建设工作,也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之中率先对灾害史料进行整理和研究的学者。他指出,正史、方志、文集、档案、实录、报刊、类编等史料中保留了大量疫灾记载,在对这些记载进行计量化和矢量化处理时,要重点处理疫时、疫域、疫因、疫种、疫果等信息,编制疫灾时间序列,明确疫灾的年份、指数、频度、广度、厚度、烈度、密度等量化指标,运用GIS空间分析技术实现疫灾信息的数字化、可视化、地图化。周琼教授和温艳教授近年来对所在区域灾害文献整理与研究用力甚勤,目前各自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西南少数民族灾害文化数据库建设和近代西北灾荒文献整理与研究。她们在报告中介绍了各自项目的选题缘起和进展情况,分析了项目推进过程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表达了希望得到学界同仁更多指导和合作的意愿。叶瑜副教授是清代自然灾害集成数据库建设项目课题组的重要成员,她梳理和分析了项目立项以来课题组在文献整理和数据库设计上的基本思路和技术路线,介绍了数据库的整体结构和主要功能。文彦君博士则在数据库目前所收原始数据的基础上,阐述了进一步建设自然灾害专题数据库的设想,并以清代河南蝗灾和“丁戊奇荒”为例,论证如何运用专题数据库进行灾害案例分析,展现出灾害数据库的应用前景。

清史研究所博士生孔勇报告的主题为《衍圣公孔宪培原名歧说考辨:兼谈孔氏行辈问题》。孔勇利用档案、文集及地方志等史料辨析了第七十二代衍圣公的原名的三种说法及各自渊源,并在梳理各名字主要分歧的基础上分析了乾隆帝赐名的原因,对史籍中记载的孔氏行辈用字诸问题亦有考察。在场学者肯定了上述论证方式及立论,同时围绕孔宪培原名歧说原因的更多可能性以及孔府档案资料的利用与整理问题展开讨论。清史研究所博士生孔迎川的报告为《康熙帝首次南巡中的“阙里”与“泰山”》,他在考察秦至明诸朝“阙里—泰山”政策转变的基础上,将康熙二十三年的南巡讨论置于康熙初政时满汉、君臣关系颇为复杂的历史环境下,认为此次南巡对于清代统治合法性及巡幸格局皆有重要意义。各位老师就报告中反映的满汉之争、帝王心术、正统观等问题展开讨论,并对文章的论证细节给出建议。

图片 3

此外,北京师范大学苏筠教授在报告中强调,在对历史灾害事件进行数据挖掘时要特别注意运用“复杂网络”理论进行分析。在“复杂网络”中,少数的变量往往就能决定一个系统的走向,呈现出非线性的变化特征。她以“丁戊奇荒”为例,介绍了自己利用《清实录》等史料,对史料所载致灾因素、灾情、应灾方式、调银调粮、灾民流动等信息所做的整合和分析过程,还原了1877年因亢旱引起粮食歉收,粮价腾涌、社会骚动等复杂的互动反馈过程,搭建起丁戊奇荒期间信息传播网络、粮银调拨网络、饥民迁移网络等分析框架。

图片 4

讲座的最后,郑教授就他本人正在从事的中国地方史与民间文献数据库建设作了简要的介绍。讲座结束后,夏明方教授就民间文献的使用、田野调查的作用、不同文献系统的解释路径以及动态的研究视野等内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与郑教授进行讨论交流。现场同学也积极提出了各自的疑问,郑教授予以了细致地回应,现场气氛活跃,讲座圆满结束。

专题讨论主要围绕《清代灾荒纪年》编纂情况展开,夏明方教授和南开大学余新忠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朱浒教授、中国政法大学赵晓华教授分别介绍了各自负责时段纪年编纂的思路、进度和存在的问题。中国地震局高建国研究员作了主题发言。高建国对课题组成员的辛勤工作表示高度赞赏,介绍了国内其他学者灾害史料整理和地图绘制的进展情况。他强调,辨析灾害等级是使灾害史料走向数量化的钥匙,希望学界加强对农谚、民谣、图像等史料信息的挖掘提炼,进一步总结清政府在防灾减灾方面的经验,在编好灾荒纪年的基础上把“清代灾荒地图”列入后续研究的工作日程。

工作坊正式开始前专门举行了曲阜师范大学“孔府档案研究中心”启动仪式,仪式由成积春院长主持。曲阜师范大学副校长夏云杰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地主任杨念群教授、中国孔子博物馆杨金泉副馆长、《清史研究》主编祁美琴教授、《光明日报》理论部史学版主编户华为先后致辞,祝贺中心成立。孔府档案研究中心主任吴佩林教授介绍情况。最后由夏云杰教授和杨念群教授为中心揭牌。

在讨论中,与会人员普遍表示,李文海先生主持的《近代中国灾荒纪年》编纂工作为后人的灾害史料整理和编辑树立了典范。当前,灾害史研究领域的史料发掘程度和学术研究水平较李先生所处时代已经取得长足进步,研究者完全有条件、有能力,也有必要在李先生范本的基础上有所创新,编写出更能适应时代要求和研究者需要的灾荒纪年。会议对灾荒纪年的体例、内容、篇幅、语言等问题进行了认真探讨,强调纪年既要充分尊重原始史料表述,又要进行必要的取舍和提炼,还要吸收和消化目前灾害史学界的研究成果,加强对史实的考证辨析,注意语言表述的典雅和准确,使之成为具有研究性的学术作品。要尽量满足不同学科、不同人群的利用需要,通过编写索引、关键字、图表等方式提高读者查阅的便利性。要先行编辑灾荒史料长编,使之体系化,为纪年的编写打下良好基础。要将纪年的编写与数据库建设统筹推进,加强对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在研究命题、研究方法上的对话,并把这项工作做成灾害史学界共建、共筹、共享的共同事业,在遵守学术规范、尊重彼此劳动成果和合法权益的前提下,加强国内不同学科各类在建灾害数据库的交流合作,吸收更多年轻人参与,实现各类数据库的信息互通和有效“组装”,将《清代灾荒纪年》和清代自然灾害集成数据库打造成运用多学科方法,能够实现信息检索、数据实验、专题研究、成果共享等多种功能的学术“服务器”,形成推动灾害史研究深入开展的强大合力。

图片 5

西有“敦煌文书”,东有“孔府档案”,能与敦煌文书相提并论,可见孔府档案的学术价值。“孔府档案”是指孔氏家族在各项活动中形成的文书档案,现保存于山东曲阜孔子博物馆。该档案于2015年4月入选第四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2016年5月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其特点有五:形式独特,既有官方档案,又有私家文书;历时时间长,自1534年起,至1948年止,历时415年,包括明、清、民国三个时期;涉及范围广,涵盖鲁、冀、豫、苏、皖5省20多个州县;文种繁多,内容丰富。整理和利用孔府档案将在学术界产生重要意义。因此,曲阜师范大学成立专门的校级研究中心,聘请在整理和研究地方档案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吴佩林教授任中心主任,大力支持和推动这项工作。清史研究所也将与曲阜师大孔府档案研究中心在档案研究方面展开合作。

工作坊结束后,户华为主编主持了圆桌讨论,与会学者对孔府档案的数字化整理和开放工作提出构想,并探讨了孔府档案对推动清史研究的重要意义。清史研究所与曲阜师大历史文化学院、孔府档案研究中心的老师们还就未来合作整理、研究孔府档案进行讨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