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出该流域在治理之前,加藤教授在满文文献研究领域中颇有建树

12月1日,为纪念建所四十周年,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举办了系列纪念活动。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靳诺,副校长朱信凯,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主任、清史研究所名誉所长、一级教授戴逸,以及来自海内外的嘉宾、校友、在校学生等共二百余人参加了活动。

2018年12月1日,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举办了40周年庆典活动,以此为依托,开展了“清史研究所四十周年系列讲座”。系列讲座第一场于2018年12月2日在人文楼四楼清史研究所大会议室举行,讲座主题是《清代的文献资料与满语》,由现任日本大学副校长、文理学部部长、兼任日本满族史研究会会长的加藤直人教授主讲,张永江教授担任主持并翻译。

2018年11月30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灾害与社会”系列讲座第十讲在人文楼四楼会议室举行。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王忠静教授应邀作了题为《河西走廊地区流域治理的范式及启示》的学术讲座。讲座由生态史研究中心主任夏明方教授主持。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首先,靳诺代表学校致辞。她表示,清史研究所的建立发展与祖国的改革开放同步,对其四十年来所取得的辉煌成绩表示祝贺,清史研究所在郭影秋、戴逸、李文海、王思治等老一辈史学家的带领下,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等方面所取得的杰出成就,尤其是推动、倡导和支撑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文化工程——清史编纂工程,取得了人大博士、硕士培养上的数个第一,赢得了广泛的国际声誉,为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史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建设行列做出了重要贡献。她希望清史所师生认真总结学科发展史,继续弘扬严谨扎实的学风,努力建设中国史一流学科,在繁荣和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征程中发挥更大作用,让中国人民大学这面人文社科领域“独树一帜”的旗帜飘得更高。

加藤教授首先向大家分享了日本东洋文库的相关研究成果。东洋文库是日本满语文研究重镇,馆藏满文文献数量丰富,质量上乘。研究方面,以《满文老档》、《旧满洲档》、《镶红旗档》和《内国史院档》的翻译与研究最具代表性。加藤教授在东洋文库工作期间,参与了《旧满洲档》、《镶红旗档》部分内容的编译,并负责《镶红旗档》光绪朝目录的编纂。

王忠静教授以河西走廊的石羊河流域、疏勒河流域以及黑河流域环境治理为例,分析了流域内水源短缺、环境恶化的原因,并根据多年来参与流域治理的经验提出了河西走廊地区流域治理的两大重要范式,继而总结出在这一治理过程中所获得的深刻的社会学启示。

图片 4

加藤教授在满文文献研究领域中颇有建树,尤其关注清代满语文的发展演变。其中,他对宫崎市定先生曾提出的“满洲朝廷统治下的满语早已成为历史的遗产”的观点提出质疑,认为清代乾隆朝以后直至清末,满文档案依然流行通用,并有效地对人民进行统治。在讲座中,加藤教授主要从满文文书的制度层面,系统梳理了清代满语文使用的发展演变。清代文书制度最早可追溯到太宗时期的“文馆”,随着清朝入主中原,满语文使用的需求大大增加,它的发展在乾隆朝抵达鼎盛。加藤教授强调,清代中后期的满文文书传统之所以能够被很好的继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清代“满缺”的职官制度,该制度要求“满缺”职官以使用满文书写公文作为应尽之义务,保证了满文官书书写传统长期的保持。此外,满语文不仅在清朝国内使用,它还是国际交往的通用语文。加藤教授展示了日本与俄国交往的满文文书以及清朝三姓副都统发往库页岛阿伊努人的满文文书,颇引人注目。

王忠静教授首先分别介绍了石羊河流域、疏勒河流域以及黑河流域的降水分布、行政区划和地形地貌等情况。他结合历史文献考据和卫星遥感技术,勾勒了石羊河流域自史前到当代的环境变化,指出该流域在治理之前,面临下游绿洲的逐渐萎缩空化,水量急剧减少的严峻形势,而位于下游的民勤县居民也因环境不断恶化导致生活更加贫困,甚至出现了“生态难民”。同样,疏勒河流域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也由于自然和社会两方面的复杂因素遭受着日益严重的生态危机,集中表现在月牙泉的破坏和西湖湿地自然保护区的萎缩。在此背景下,王忠静教授和他的研究团队在上述地区开展了一系列深入的社会调查和科学研究,根据流域内的社会历史和水文状况制定了解决方案。他们吸收借鉴社会科学领域的“公地悲剧”、“科斯定理”等理论范式,分析指出,社会发展引起了居民水资源利用方式变化,进而导致水在上、中、下游的分布情况发生变化,引起流域内绿洲重心自下而上的迁移。他们还运用自然科学理论和技术,绘制出了绿洲演化的生态警戒线。王忠静教授指出,解决石羊河流域的危机,既要改变当地以农为主的经济社会结构,又要增加当地人均水资源量。同时,作为一种重要的公共资源,水资源的产权必须要明晰配置。他以讨赖河、黑河、黄河治理为例,梳理出水权分配方式从“时间水权”到“水量水权”的变化经过,认为由于水库建设和机电井技术的发展,石羊河流域地下水位下降,水循环模式发生重大变化,原有水权分配模式失效,该流域的水权分配应从维护社会秩序入手,从时间水权过渡到水量水权。为此,则必须探索和引进节水灌溉、水资源配置、治理措施保障、水权交易等关键性技术。

戴逸作为清史研究所主要创办人之一,看到众多朝气蓬勃的青年学者参加此次活动,感到非常欣慰。他深情回顾了从1972年清史研究小组成立到1978年正式建立清史研究所初期的艰难岁月,以及此后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春风得以比较顺利的发展历程。他强调了清史研究所为国家清史编纂工程所做出的突出贡献,勉励清史所师生们继承优良学术传统,立大志向、下大力气,守正创新,使清史研究更加兴旺发达,让学术人生变得更加美好。

回顾个人求学之路,加藤教授回忆自己三十年前在北京受到清史研究所老师们的帮助,搜集到大量的清代档案资料,对此他表示十分感激。同时加藤教授建议大家关注清后期数量庞大的满文档案,这一时期的档案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本次讲座内容生动,图文并茂,张永江教授的日语翻译流畅达意。在场听众同加藤教授进行简单交流,气氛融洽。着名满学家金启孮先生的女儿金适教授到场聆听,在讲座结束后向加藤教授与张永江教授赠书留念。

王忠静教授欣慰地指出,经过长期努力,河西走廊流域治理取得了显着成绩。目前,黑河流域的居延海、胡杨林等美丽景观已重现于世,月牙泉也已不再萎缩,石羊河流域由于“人努力,天帮忙”,生态状况大为好转,生态治理也帮助当地居民实现了脱贫致富。他强调,开展河西走廊流域生态治理,旨在重建用水秩序,建设节约型社会。要树立实施规划的坚定信心,妥善处置突发事件,培养居民对生活的希望和对未来的憧憬。他同时指出,流域生态治理产生的技术和经验还可以增强地方经济发展的能力,但河西走廊流域治理中形成的大棚技术、机井开采智能控制技术、水权分配技术等尚未得到充分开发和广泛应用,仍有大量工作值得继续深入开展。他表示,气候变化和经济发展转型都可能再次使河西走廊流域内水资源系统恶化,甚至引发生态系统的大规模动荡,如何推动进入“后治理时代”的河西走廊流域实现可持续发展,仍然值得学者、政府和社会各界关心和思考。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历史学院院长黄兴涛回顾了李文海老校长曾总结的清史研究所得以较好发展的四个传统:形成了一个既具有重大学术意义又符合时代要求的学科特色,组织了一支既各具个性又有强烈团队精神的学术队伍,培养了一种既严谨求实又勇于创新的优良学风,树立了一种既坚持自主发展又重视交流合作、开放健康的学术心态。他还举例说明了清史研究所在人民大学复校初期的特殊重要地位。不过同时他也强调,清史所还存在许多不足,在中国史一流学科建设过程中任重道远。

图/文:刘蕊 张心雨

夏明方教授对讲座作了总结。他指出,灾害具有自然和社会双重属性,研究者必须同时考虑自然与人文因素。故而生态修复要有更长远的眼光,不能仅考虑人与自然的关系,还要考虑人与人的关系。王忠静教授的研究工作,将自然与人文进行了有机结合,把数据放到特定的生态系统中加以观察、检验和分析,得出了更加真实可靠的研究结论,取得了令人振奋的治理成果。他认为,王忠静教授所强调的“技术”,已远远超出了自然科学的范畴,包括了一系列新的制度安排。这表明,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完全可以有更广阔的合作舞台。他勉励有志于从事历史学研究的同学,要善于运用历史的视角看待问题,历史绝不仅是对过去的研究,而是对一切变化的探索,要坚持历史与现实相结合、自然与社会相结合,加强对当代中国水利史等相关问题的关注,生发出新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路径。他代表清史研究所暨生态史研究中心对王忠静教授表示衷心感谢,并欢迎王忠静教授及其团队与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开展更多的合作交流。

图片 8

随后,河北大学郑清坡教授、山东大学贾国静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李光伟副教授等就黄河流域和白洋淀地区环境治理、黄河含沙情况、华北地区地下水位下降等问题与王忠静教授作了交流。王忠静教授还回答了在场同学有关水权分配操作机制、政府水利管理等问题的提问。讲座中,王忠静教授精湛的技术水平、深厚的人文情怀、强烈的忧患意识令到场师生深受教益,讲座取得了圆满成功。

清史研究基地主任杨念群作了“清史研究所40年发展报告”,从“为国修史:半个多世纪的责任担当”,“积淀深厚:清史研究学科的发展路径”,“拓展国际视野,屹立学术前沿”三个方面,全面回顾了1978-2018年清史研究所在学科建设、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国际交流等方面所走过的历程和取得的成绩,并简述了清史所未来发展的计划。

图片 9

接下来,美国科学与人文学院院士唐纳德·沃斯特、日本大学副校长加藤直人、台湾“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王明珂、香港科技大学李中清、德国法兰克福歌德大学阿梅龙等境外学者,文化和旅游部清史纂修与研究中心主任崔建飞、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副馆长李国荣、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李伯重、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党委书记夏春涛、《历史研究》主编李红岩等校外嘉宾先后致辞,对清史所建所四十周年表达了诚挚祝贺,纷纷回顾了与清史所历代师生的交往,赞誉清史所取得的成就,并从清史学科发展的角度对清史所的未来发展提出了许多展望和建议,祝愿清史研究所在新时代有新面貌、新气象。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清史所荣退教师代表、前所长成崇德指出,清史所自始自终以学术为本,是个培养人才的地方,不仅培养了各个民族的优秀学者,还培养世界各国的优秀学者。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位外籍文科博士、现为德国弗莱堡大学跨文化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的达素彬发来了贺信,感谢清史所的悉心培养。清史所毕业生代表、山西大学原副校长行龙表示,清史所始终是数百位毕业生的学术生命之源。

图片 20

图片 21

活动进行过程中,清史所原所长、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原总编王俊义向清史所捐赠个人藏书,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安双成向清史所捐赠满文牌匾。此外,大会宣布正式启用清史所的新形象标识。

图片 22

图片 23

活动分上下场,分别由清史研究所所长朱浒、副所长刘文鹏主持。他们代表清史研究所向与会领导、嘉宾及返校所友表达了诚挚谢意,并向所有曾在清史所学习、工作过的师友致以最真挚的问候。

图片 24

图片 25

当天下午,大会举办了清史所历届师友座谈会。与会者纷纷回顾了在清史所求学的经历,回忆了师友相处的美好瞬间,也对清史所未来发展提出了诸多诚恳而有益的建议。

与此同时,清史所还与学校博物馆联合举办了“清史研究所四十年教学与科研成果展”,与颐和园共同举办了“御宝璆琳——庆祝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成立四十周年、颐和园申遗成功二十周年清宫旧藏玉器特展”,以及王明珂、加藤直人的两场专题演讲。

图片 26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四十年教学与科研成果展)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是目前海内外规模最大的清史研究机构。机构的建立,缘起于新中国清史纂修工作的开展,前身为1972年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指示下成立的清史研究小组。1978年,经教育部批准,正式成立。2000年,入选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百所重点研究基地。清史研究所始终致力于学术研究与人才培养,拥有《清史研究》《新史学》两个专业核心刊物,从这里先后走出了新中国第一位历史学女博士黄爱平、第一位外籍文科博士达素彬、第一位藏族历史学博士罗布、首届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获得者夏明方,组织了人民大学复校后第一次学位论文答辩,为新中国历史学科的建设与发展、为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史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建设行列做出了突出贡献。清史研究所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最大的文化工程——“清史纂修工程”的重要倡导者、推动者、承担者,也是近20年来推动国内“新史学”发展的重要力量,在海内外享有崇高的学术声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