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院2014级博士生复试公告,从考古学看中国文明的起源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清史研究所教授张研同志,因病于2014年4月12日凌晨2时40分在北京去世,享年66岁。

历史学院2014级博士生复试公告

4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星灿研究员作客“史学前沿”讲堂,带来了一场题为“从考古学看中国文明的起源”的学术报告。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黄兴涛教授主持了讲座。

兹定于2014年4月14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殡仪馆竹厅举行告别仪式。

一、复试参考分数线

图片 1

发车时间:4月14日上午7:30 求是楼前

外语:55分,专业一:60分,专业二:60分,总分180分

陈星灿研究员先是指出了从考古学的角度来做中国文明探源研究的重要意义,即可对通常历史学界所做的从文献角度探源起到佐证和补充之用。而在对安阳小屯殷墟、偃师二里头等遗址的发掘过程和意义作了简要梳理之后,陈星灿研究员认为20世纪一系列考古发现已经证明中国文明的起源可以远溯至4~5千余年之前。他还结合近年的最新考古成果,对北京大学严文明教授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所提出的“史前文明具有统一性和多样性”观点作了进一步完善和补充。从浙江良渚古城和陕西南部的陶寺遗址发掘的一系列成果,足可证明中国文明在约4500年前之时已经相较发达。而针对我们通常所说的中国有着5000余年的文明历史,陈星灿研究员则以辽西牛河梁、安徽南部凌家滩遗址的发掘成果作了证实。另外,从所举几例也可看出中国早期文明的一些明显特征。首先是“多元一体”。其次则是“兼容并蓄”。应该看到,中国文明虽然就其本身而言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原生文明,但在形成、发展过程中也吸收了一些外来的先进文化。所有这些因素,均促成了其后数千年中国文明呈现出繁荣发展的面貌。

7:40 世纪城“江南赋”前

二、 复试考生名单

陈星灿研究员此讲虽然选择的是中国文明探源这一主题,但他以考古学的视角来丰富我们对历史的认知则无疑更具启示意义。黄兴涛教授在点评中亦对陈星灿研究员以“地下”出土材料结合“地上”已知文献进行研究的方法予以了高度肯定,并指出随着进一步考古发掘成果的涌现,势必会增加我们对如“中国文明起源”这种“老问题”的“新认识”。现场听众也就考古学的方法以及近年来的一些考古热点问题与陈星灿研究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互动。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清史研究所

2014年4月12日

张研教授生平

图片 2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着名清史学家,原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党总支书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研同志,因肺癌医治无效,于2014年4月12日凌晨2时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66岁。

张研,女,1948年9月17日出生于黑龙江密山,1949年随父母进京。先后就读于北师大女附中和北师大二附中文科班。1966年高三毕业,进入青云仪器厂工作。1977年恢复高考,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1984年在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攻读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留所执教,先后任讲师、副教授,1998年晋升教授。

张研教授自1987年在《中国经济史研究》发表《清代族田经营初探》以来,长期耕耘在清代经济史和清代社会史研究领域,晚年转而从事民国文献整理,勤奋刻苦,终生不辍。她思想敏锐,治学严谨。1990年代初,她从传统经济史研究框架中别开生面,对社会史范畴内的清代族田进行开拓性的研究,出版《清代族田与基层社会结构》一书,引起国内外、特别是日本中国经济史学界的广泛关注。1990年代中后期,张研教授充分借鉴当代社会学理论方法,对以往研究相对薄弱的中国基层社会结构及其运行机制展开系统分析,着有《清代社会的慢变量》一书,将社会史研究引入新的方向。在清代土地所有权问题、婚姻家庭史和人口史等研究领域,张研教授亦卓有建树,先后出版《17-19世纪中国人口与生存环境》、《
18世纪的中国社会》、《19世纪中期中国双重统治格局的演变》、《19世纪中期中国家庭的社会经济透视》、《清代县级政权控制乡村的具体考察》等系列专着。针对国内学界在19世纪中国史研究中存在的“前后割裂”和“上下脱节”现象,她尤其强调清代历史发展演变的内在一致性,有力地推进了清代前、后期历史研究的整合。她还先后编着《中国历史》、《清史十五讲》等教材,深受青年学生与广大读者的好评。长期以来,张研教授在从事学术研究的同时,非常重视历史知识的普及工作,先后出版史学读物20余部。

2002年,国家清史纂修工程启动后,张研教授出任文献组项目专家,积极投身于清史资料的编纂出版及其他项目的审改工作,并主持编纂《民国史料丛刊》,为清史纂修和民国史研究的拓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张研教授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她所热爱的教育事业和清史研究。她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胸襟坦荡,大公无私,堪称为人师表的典范,深受学界同仁和学生们的爱戴。斯人长逝,薪尽火传!

张研教授的逝世,是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的重大损失,也是清史学界的重大损失。她的崇高品格和坚强意志,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