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力量就是贾南风的父亲贾充,冯氏的丑闻最终还是被孝文帝知道了

导读:贾南风长得又黑又矮又丑,心理还是个变态。晋武帝司马炎的儿子虽然傻,选个温柔美女做儿媳还是不成问题的,司马炎为什么同意选她呢?

早在慈禧太后在世的时候,就对袁世凯放心不下。贾英华经过多年的研究指出,慈禧和光绪两人很可能都是被大太监李莲英害死的,而两人死后不久,李莲英自己也被人砍下头颅,其幕后的主谋正是袁世凯。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军屡战屡败,隆裕皇太后吓昏了头,摄政王载沣也不知所措。当时的北洋六镇军队中,除了第一镇由满清贵族铁良统率外,其余的都是袁世凯小站练兵时的“铁杆”。

说起帝王的爱情悲剧,人们津津乐道的往往是西汉成帝与赵飞燕、唐玄宗与杨贵妃、宋徽宗与李师师的故事,很少有人知道北魏孝文帝拓拔宏与冯氏的恋情。人们只知道孝文帝亲政后,继续推行冯太后进行的改革,改鲜卑姓为汉姓,改革服饰,迁都洛阳,制作礼乐,分明姓族,以前所未有的魄力对鲜卑族落后的社会习俗大张挞伐。其实,孝文帝在爱情生活上颇为坎坷,与事业的辉煌根本无法相比。

贾充和皇室关系密切

袁世凯最初为了在乱局中获益,用重金买通了太监总管小德张张祥斋,更是将崇文门税官监督这个“京师十大美差”之一的肥缺保荐给隆裕的父亲、慈禧的弟弟桂祥。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秘密是,隆裕太后还在小德张的穿针引线下,私自接受了袁世凯价值两万两白银的“贡品”。以至于老太监信修明异常鄙夷地记述道:“袁世凯进隆裕太后两次大贡,价值两万两,即将万里江山换到手中矣……”小德张在隆裕面前软硬兼施,说是清朝如果被革命党以武力推翻,那么清室就得不到“优待条件”规定的每年400万两白银了。

早年,孝文帝与一位姓林的姑娘产生了爱情。林姑娘与冯太后的遭遇类似,也是因为父亲犯罪被没人掖庭的。她容色美丽,温柔可人,深受孝文帝喜爱,后生皇子恂,被立为太子。按照旧制,林氏得被赐死,但孝文帝仁恕,不想沿袭前制,却遭到冯太后的反对,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去。

贾南风能成功上位,有内外两股力量的支持,外部力量就是贾南风的父亲贾充。贾充是司马氏一条极度忠实的狗。

据说,就在隆裕太后颁布“宣统逊位诏书”之前,载沣曾奉旨祭祀太庙,当时庙里的乌鸦惊飞四散,这使得将乌鸦作为命运寄托的爱新觉罗家族惊骇不已。这在老太监的日记中有记载。宣统三年阴历十月十六日,溥仪的父亲载沣无奈辞去摄政王王位。贾英华说,世人罕知的是,在此期间,庆亲王奕劻还跟袁世凯达成了一笔黑幕交易,袁世凯私下跟奕劻密谋时,哄骗他说,第一,设法让溥仪退位,由庆亲王奕劻来办这事;第二,事成之后,由奕劻的儿子载振即位皇帝,由袁世凯来办。末代太监孙耀庭曾经对贾英华回忆,当时庆亲王府已经在准备张灯结彩,还私下预备了大红宫灯,准备“登基”时使用。

以后孝文帝又钟情于冯氏。冯氏长得妩媚动人,又善于察言观色,深受孝文帝的宠爱。两个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非常投缘。不料,冯氏得了慢性病,冯太后怕影响孝文帝的健康,就把她送回家作尼姑。小夫妻分离时非常痛苦,但孝文帝不敢违抗冯太后的旨意。送走冯氏后,他常常派人去探访。冯太后去世后,孝文帝坚持守了3年丧礼。后来,他听说冯氏恢复了健康,就派遣宦官双三念持书去慰问,并将她迎回洛阳。从此,孝文帝对冯氏恩爱逾初,立她为皇后,其他嫔妃很少被临幸。

魏帝曹髦当政时,司马昭大权独揽,一手遮天。20岁的曹髦年轻气盛,他的传世名言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忍受不了当傀儡的耻辱,带着一批卫兵和奴仆讨伐司马昭。几个侍从明白这是飞蛾投火,劝他冷静,不要意气用事。曹髦不听,要亲手宰了司马昭这个王八蛋。看到曹髦手拿宝剑疯了一样地冲过来,司马昭手下的人也怕了,谁敢杀皇上呢?时任中护军的贾充带着数千人阻挡,步步后退。手下成济问贾充怎么办,贾充大喊:司马公养你们,就是为了今天!

接着,袁世凯一边密令北洋军放慢速度向南方进发,一边暗中起草好电报稿带给段祺瑞,以前敌将领名义通电内阁和各大臣,逼迫清室退位。结果,隆裕太后糊里糊涂在1912年2月12日颁布了“宣统逊位诏书”。从贾英华收藏的理藩部印制的溥仪逊位诏书原件看,诏书笔迹仓促,缺乏神采,已少了以往诏书中的庄重与肃穆,墨迹中显示大清朝事实上已经完全散架了。颇具喜感的是,诏书颁布的第二天早上,隆裕太后照常正襟危坐,静待上朝,不料等到上午十点多,仍然不见大臣们露面,便随即传奏事处问话。当得知袁世凯们再也不来了的消息后,她似有所悟,不解地说:“难道大清国,让我断送了?”

图片 1

成济听了这话,上前弑杀曹髦。事后,司马昭不同意捉拿凶手贾充,成济兄弟二人被判死刑,成替罪羊。

图片 2

孝文帝没有想到,他所依恋的冯氏竟是一个轻浮的女子。在家养病时,她不甘寂寞,和家里的侍从发生了关系。母亲常氏不仅不教育自己的女儿,反而替女儿遮丑。冯氏看到宦官迎接自己回宫,感到很突然。她对情人依依不舍,但想起宫内的豪华生活和气派,还是选择了宫廷生活。在冯氏被立为皇后的几年里,孝文帝是在紧张的战争中度过的,多次率兵南征,在宫中的时间不多。冯氏耐不住寂寞,老毛病复发。当时宫中有一位宦宫叫高菩萨,雄壮有力,仪表堂堂,是靠欺骗手段混进宫中的,仍是个没净身的真男子。冯氏爱他的雄健有力,高菩萨爱冯氏的妩媚,不久二人便勾搭在一起。高菩萨很有些笼络人的本领,他手下有一批人甘心为他卖命,充当爪牙。冯氏也培植了一批私党,互相勾结,表里为奸。尽管宗室中有人知道了他们的丑事,但也无人敢管。

司马炎即位后,贾充一直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

一年后,隆裕太后去世,此后袁世凯一度鼓动遗老遗少纷纷闹着恢复帝制,这让年幼的溥仪一度产生幻觉,以为袁世凯真的要让他复辟。结果1915年底当溥伦贝子代表皇室和八旗向袁世凯递上“劝进表”,公开拥戴袁世凯当皇帝时,溥仪才大梦初醒。为了保住清室的“优待条件”,溥仪只好由内务府发出正式文件:推戴大总统为中华帝国大皇帝,凡我皇室极表赞成。奕劻的儿子载振自然没有当上皇帝,即便袁世凯当初假装答应的“清室优待条件”也没有列入宪法,只是勉强收入了民国“大总统令”。

但是,冯氏的丑闻最终还是被孝文帝知道了。事情是这样的:彭城公主嫁给宋王刘昶的儿子后不久,丈夫就去世了。彭城公主在北魏宫中最为美丽动人,年纪轻轻就当了寡妇,难免会引起富家子弟的觊觎。冯氏的同母弟北平公冯夙,垂涎公主的美貌,一心想得到彭城公主,就三番两次求姐姐冯氏帮忙。冯氏转而求孝文帝,他爽快地答应了。谁知公主与死去的丈夫情深意笃,不愿马上嫁人,即使嫁人,也不愿意嫁给冯夙这样的平庸之辈。冯夙准备强娶。公主看到自己在京城势单力孤,无人可倚靠,就偷偷地带着十余名家婢侍童,乘轻车,冒霖雨,赶到前线去见孝文帝。她不但陈述了冯氏与冯夙强迫自己婚嫁的经过,还将冯氏与高菩萨淫乱之事端了出来。孝文帝听说皇后冯氏淫乱,不仅惊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那么热爱而对自己百般体贴的冯氏会做出这种事情。他叮嘱公主不要泄露此事,等回宫后慢慢查来。

图片 3

袁世凯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他不在乎钱财,对下属总是很慷慨,同时也是个极为迷信的人,他听风水先生说自己在中南海设置的总统府没有正门,风水于前程不利。立即下令将中南海南岸的宝月楼外的红墙推倒,同时将楼下辟成通道,供出入使用。这就是“新华门”,沿用至今。1916年1月1日,袁世凯当上了皇帝。还专门派员到江西景德镇烧制了一批瓷器,赏赐给所谓的文武大臣,上面还特意将他的年号———“洪宪”款识镌印在瓷器上,袁世凯更是不知其意地赠送给溥仪几件。几年之后,感觉受到侮辱的溥仪转手就送给了英国洋师傅庄士敦。连庄士敦都把袁世凯赠送溥仪“洪宪”瓷器的行径,称之为“厚颜无耻。”

图片 4

结亲由意外事件引起

张勋兵败 溥仪痛哭

冯氏得知公主投奔孝文帝后,大吃一惊。她害怕公主泄露自己的丑行,就派几个心腹以慰问为名,前去探听孝文帝是否已经知道实情,但是其中的一个宦官苏兴寿,把事情如实报告给了孝文帝。回到洛阳后,孝文帝马上逮捕了高菩萨等为首的几个人。在孝文帝面前,高菩萨一一招认。此时,孝文帝心如刀绞,多少天来的疑问证实了,回想起冯氏的柔情,他不禁肝肠寸断,加上旅途的劳累,一下子就病倒了。当天晚上,孝文帝命人把高菩萨等叫来,在外门排成一排,又派人把冯氏叫来。进门时,他命令宦官搜查冯氏的身上,如果发现有一寸长的刀子,就立刻斩首。冯氏涕泣涟涟,一个劲儿地叩头,请求孝文帝宽恕。孝文帝指责冯氏说:“你母亲有妖术,你要好好交代。”原来,冯氏得知公主投奔孝文帝以后,如坐针毡,她想不出一点办法,就找母亲常氏商量。常氏毕竟见过世面,她马上派人去找女巫,要女巫施法术,让孝文帝快快病倒。常氏向女巫许愿:“如果孝文帝能够尽快时天,让冯氏像冯太后那样临朝称制,我不惜倾家荡产来报答神灵。”冯氏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也被泄露了出去。她请求孝文帝摒退左右,独自招供,孝文帝答应了她的请求。听着冯氏的招供,孝文帝的脸色变得铁青,他的心在剧烈地颤栗着。冯氏招供完后,他命人把彭城、北海二王召人,对他们说:“这个老太婆竟想把白刃插在我的肋胁上,实在是狠毒。”他说自己不忍心废掉冯氏,怕冯太后在九泉下寒心,决定让冯氏一个人在宫中闲坐,如果她有良知,自己会去死的。

但贾充和皇家结亲这样天大的喜事,纯粹是偶然,月下老人也是临时牵了这条红线。

发生在1917年7月1日的张勋复辟,世人耳熟能详。在很多人眼中,率领辫子军的张勋是一个粗人,贾英华认为,张勋并不是一个粗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央文史馆官员武治平赠送给贾英华一副翻拍的张勋复辟奏折。“从字迹上看,张勋的书法非常漂亮,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将军,只是他对大事缺乏缜密部署和考虑,细细探究,复辟的失败,除了逆大势外,这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经过这次刺激后,孝文帝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终于病死在南伐中。临死前,他对彭城王说:“皇后失德已久,如果不除掉她,恐怕以后没有人能够制服她。我死后,你们可用我的遗令将她赐死,然后按照皇后的礼节安葬她,千万不要坏了冯家的名声。”孝文帝不明白自己在婚姻上为什么会如此的不幸,自己钟爱的林氏不得不被赐死,自己喜欢的冯氏竟然对自己不贞。带着这种深深的遗憾,孝文帝匆匆离开了人世。“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思念也许更容易使人心灰意冷,还是死掉的好。

贾充人品太差,他的政治对手任恺想把他挤出京城。公元271年,任恺向武帝建议,西北太乱,需要一个有威望的人去镇抚边族,隆重推荐了贾充。武帝同意了,命令贾充都督秦凉诸军事,出镇长安。贾充听到消息后五雷轰顶,急得要命。

中国末代太监孙耀庭曾经告诉贾英华,当年的六月间,在复辟之前,七皇叔载涛曾经跟张勋有过一次秘密谈话,当时在涛贝勒府当差的孙耀庭端上了龙井茶后,整个书房就剩下载涛和张勋两人,经过了这次密谈后,第二天,溥仪就在养心殿接受了张勋的叩拜。在孙耀庭眼中,张勋矮墩墩的身材,整个一短粗儿,活脱脱一皮货商。此外,太监小德张也曾经跟张勋有过密谋。张勋可说是溥仪于出宫前在军界的“铁杆”,张勋曾经建议小德张一起去京城保“小主人”,但被小德张拒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他一个死党叫荀勖,为他献计:太子司马衷13岁了,你如果能把女儿嫁给他,忙着办婚事,不是可以留在洛阳了吗?

张勋当时自信满满,收买了由直隶总督降为直隶巡抚的曹锟,许诺事成后封他为北洋大臣、直隶总督和内阁议政大臣。曹锟的兵驻扎在保定,如果发生意外,用不了多久就能打过来。同时,张勋还劝段祺瑞让一个师长李长太驻扎在小马厂,允诺成功后封其为九门提督。因廊坊通单轨列车,驻扎在那儿,就等于卡住了咽喉。贾英华说,当时小德张显然对于张勋只带3000人来京城搞“复辟”不以为然,他认为“除非把徐州兵全带过来才有点谱儿”。就连张勋的高级谋士康有为在军事行动上都明确建议:徐州兵力三万,宜调入京城,其余分扼津浦铁路,再调冯麟阁一师入关扼京奉铁路。结果不出小德张所料,复辟之后,张勋所期待的几彪人马全都反了水,领头的就是段祺瑞,还在马厂誓师“讨逆”张勋。

贾充大喜,老天也帮了贾充的忙,恰巧飞雪漫天。武帝又仁慈,对贾充说:等天晴了再上路吧。

图片 5

贾充抓住这救命的几天,上窜下跳,搞起了大串联。背后的一批死党涌向晋武帝,说贾充的女儿德才兼备、端庄秀丽,可聘为太子妃。这些人都是大才子,词藻华美,母猪也能说成貂蝉。

贾英华说,张勋复辟事件中还有日本人的身影。1917年春天,日本参谋次官田中义一来到中国,由当时的京城卫戍司令陈文运陪同周游各省。离开北京,他们从天津换车第一站就是徐州,饭后,田中和张勋密谈了两三个小时,离开徐州时,旅行小队中多了一人,就是后来臭名昭着的土肥原贤二。张作霖后来向陈文运泄露天机,当时日本考虑,共和政体于中国的国情不符,最好还是恢复帝制,请“宣统”重新出来执政。溥仪自己也提供了第一手佐证:张勋在徐州第二次会议后,经过天津的直隶省长朱家宝找到天津驻屯军少将,由日本军队向张勋复辟提供了赞助。一般人有所不知,张作霖的女儿嫁给了张勋的儿子,两家是儿女亲家。

晋武帝拿不准,回到宫内征求杨艳皇后的意见,不料跌入到贾家的圈套。

可笑的是,张勋面临失败前夕,召集军官会议时,竟然连一个人也没来,他带到京城的十个营被人家收买了六个营,只剩下连卫队在内的四个营,能直接调动的兵力只有1500人许。再次下台的溥仪不得不把早已准备好的退位诏书拿出来,做了一个自欺欺人的颁布手续,这份退位诏书根本没有对外颁布,只是公布了一份夹在“大总统令”中的内务府声明。颁布时,溥仪放声大哭。当年,曾经极力主张溥仪逊位的庆亲王奕劻去世,溥仪闻之,甚感幸灾乐祸,想出了不少贬义词恶心奕劻,比如用丑、幽、谬、厉等字作他的谥号,最后经劝诫,才用了一个隐晦的字眼———“密”。贾英华说,由此不难看出,溥仪当时为人胸襟狭窄,爱憎过于分明,凡是拥护复辟的他就支持,反对他的,即使死了也决不宽恕。

杨皇后被重金买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贾充的老婆叫郭槐,一听说贾充有了嫁女儿的心思,笑逐颜开。你走外线,我走内线,双管齐下。她立即进宫找到了杨艳皇后,送上一大堆金银财宝,把杨皇后看得心花怒放。更重要的是,杨艳为了保住傻儿子的太子之位,需要依靠外臣,如果得到贾充的援手,自然是强强联手。

当司马炎问到她的时候,杨皇后顺水推舟,说司马衷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贾充的女儿面相富贵,是不错的人选。司马炎本来是中意卫瓘的女儿,在这群大臣的赞美诗和杨皇后枕头风的吹熏之下,无奈妥协。

他知道贾充有两个女儿,就征询大伙意见:她们两个哪个好?

大女儿贾南风,五短身材,矮胖臃肿;小女儿贾午,长得清纯秀丽。贾充本意就是推送小女儿,因为贾南风实在拿不出手。大臣们也没有昧着良心,说小女儿水灵。

司马炎问:小女儿多大?

大臣答:今年12岁。

司马炎叹了口气,说:太小了,怪可怜的,让她多陪陪父母几年吧。

大臣们哪能放过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马上改口,说:大女儿贾南风15岁了,相貌稳重,贤惠孝顺。

武帝嘀咕:听说长得有点砢碜。杨皇后立即软语温存,抛出了一个重磅理由:红颜祸水,女子以德为先。

武帝彻底投降,贾充成功地留在了洛阳。当这个儿媳正式娶回家时,司马炎亲自看到了她的容貌,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贾南风凶悍又变态

贾南风进宫后,看到周围美女如云,嫉妒在她心中熊熊燃烧,如同一只失控的恐龙在侏罗纪公园里疯狂咆哮。痴呆儿司马衷本来就怕她,其他的妃子很难得到他的宠幸。当然金风玉露,偶尔也有一两次相逢机会,而且还怀孕了。

贾南风这样的悍妇哪能受得了,她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拿戟跑过去,疯狂地击打她们的腹部,让她们流产。由于做得太残暴了,武帝也听说她的恶行,打算废掉她,把她囚禁在金镛城,但求情的人太多。理由是:天下哪个女人不嫉妒呢?她这个年龄很正常的,长大自然就懂事了。

武帝又一次心软。不料留下了埋葬西晋的祸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