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臂城不仅维系着泸州的安危,李克用认了李唐这个

四川南部的泸州自西汉景帝六年建置以来,一直是锁钥一方的关隘重地。地理上控扼三江两河要冲,政治上柔治川滇黔结合部地区,交通上为云贵川三省通衢之地,经济上成王者霸业千秋,军事上为兵家必争之地,自古有“铁打泸州”之说。《大清会典》载:“泸州,冲、繁、难”。即交通要冲,政事纷繁,治理困难,是国家头等重要地方,因此是名副其实的“川南第一州”、“西南会要”之地。

在我们的印象中,大人物叱咤风云,指挥千军万马,气吞山河,建功立业,似乎历史是由他们决定和书写的。但实际上,很多时候我们翻开史书却发现,历史在无意中,被很多小人物不经意的举动或想法,逆转了本来的走向,成为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存在。小人物不同于小人,他们不像小人那样奸同鬼蜮、行若狐鼠,只是看起来人微言轻,无足轻重,但是手握乾坤的大人物们一旦忽视了他们的利益或作用,那后果就可能难以预料、不堪设想了。现在我们就来盘点一下,笼罩在大人物光环之下,改变历史走向的小人物。

现代似乎流行“干爹”文化,认爹的,多为妙龄女子,做爹的,多为事业有成的多金男。利益双方,往往在借助各宗媒介,在诸多场合多有互动,其中演绎最为精妙的,恐怕非前些时日锒铛入狱的郭美美莫属了。但中华文化,本就博大精深,这“干”字,白天在公共场合,念的是“平声”,晚上关起房门,屁股一沉,恐怕就成了“仄声”。

“神臂城”民间习惯称“老泸州”,位于泸州市合江县焦滩乡老泸村的神臂山上,从江心船上向北望去,神臂山突兀拔地,险不可攀。四面悬崖峭壁,形成一道天然屏障。加上用上等条石垒成的平均
五米
多高的城墙,除几道城门矮点外,连架云梯的地点也没有,更不要说攻城了,三面临江更是天然的三面护城河,东面虽然是陆地,但城墙高,而且筑有内墙和外墙,曹致大认为,即使外墙被攻破,内墙还可以抵挡。南门外还有人工护城河,城内有下水道通神臂门城外,城内还有一个暗道直通城外东南面,暗门只有极少数重要人物知道,现已无从查考,但史书上有暗门记载。神臂城居高临下,四周动静看得一请二楚,东边与隔江相望的黄石坝,是一块临江平原,万一敌军占领了它,在城东也可以监视对方行动。除了城上防守外,江边设有多处水寨。
神臂城城址东西长1200米,南北宽800米,周长3365米,约1平方公里范围。长江三面环绕,四周悬崖峭壁,有如天神之巨臂猛势伸入长江,控制住蜿蜒而过的滔滔江面,民间仿照其自然地理形势,取名“神臂城”。

公元前227年,强秦先后灭亡韩国和赵国,燕国成了秦军下一个目标,太子丹知道燕兵不可能抵御秦师,于是他孤注一掷,想刺杀秦王。刺客荆轲提着秦国叛将樊于期的人头和督亢地图来到了秦都,经严格检查后,荆轲见到了秦王嬴政,他展开督亢地图,图穷匕首见,毫无防备的秦国君臣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秦国规定不得带兵器见君王,大臣们只能看着干着急。嬴政急忙绕着柱子跑,腰中宝剑因太长,一时拔不出,就在荆轲快要追上时,秦王侍医夏无且将药囊当做武器丢向荆轲,得到这片刻时间,秦王把长剑背负拔出,击杀了荆轲。

当然,这“干爹”文化,绝非郭美美之流首创,自古以来,其实早有。只是,古时明目张胆认“干爹”的,鲜有女性。缘由也简单,古时女子大多不可抛头露面的,多是“宅”在闺房做些刺绣女红,鲜有见人的机会,即便有,负着三纲五常的教条,公然认别人做爹,也有违封建理法。何况,古时男子大可三妻四妾,若遇到心仪女子,何必遮遮掩掩炮制“父女”关系,直接纳进房里成了姨太太便是。因此,史书里记下拜认“干爹”的,多为男子。有意思的是,在这“认爹”大潮里,有的人爬上岸来,潇洒地抖了抖身上的水珠,摇身成了坐北朝南的天子。譬如,李嗣源就是其中一位。

“神臂城”是着名的蒙宋战争遗址保护地。南宋时期的蒙宋之战,是发生在泸州的一场着名的战争,蒙宋之战直接战场围绕长江岸线进行,从今宜宾江安顺流而下至合江榕山,构筑的战线长达一百余里,在持续近35年的拉锯胶着争夺中,蒙宋国际战争的焦点是争夺神臂城的控制权。城在泸州在,城亡泸州亡。神臂城不仅维系着泸州的安危,也维系着南宋王朝的存亡。在当时,江山社稷系于一地。神臂城及其四川地区的防御体系,在军事上屏障了整个南宋王朝,在物资和人力上支撑着整个南宋王朝,因此它在中国军事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一个小小的侍医,一个下意识的投掷动作,却救了自己的大王,而他的大王在此后的数年间平灭了六国,结束了中国500多年诸侯纷争的局面,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开辟了中国2000多年的帝制时代!

这个李嗣源,生于唐朝末年的沙陀族平民家庭。这沙陀族,在大唐正室眼里,挺多算是蛮族,文明尚未完全开化。李嗣源生长于此,当“学霸”的路,断然是行不通的,但凭着小时掏掏鸟窝砸砸狗洞的气势,及至青壮年,倒是也有了一身功夫。唐末,后面挨着自然是乱世。乱世之中,肌肉说话。颇有武勇李嗣源,为同是沙陀族军阀头子李克用相中,认了义子,至此开始军旅生涯。

澳门新葡萄京 1

澳门新葡萄京 2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李克用同志,打自认了李嗣源这个“干儿子”之后,事业似乎扶摇直上,于是当爹的情怀忽然泛滥了起来,先后共认领了十二个义子,连同自己亲生的李存勖,江湖上给了个响当当的称呼:十三太保。更有意思的是,李克用这个“干爹”,自己的身份也颇为微妙。原来,当时的沙陀族人作战英勇,唐朝天子觉得可以拿来一用,于是将其中的翘楚者,赐予国姓。李克用的父亲李国昌,就是其中一位。当然,李克用认了李唐这个“祖宗”,后来的起兵,倒也有了光明正大的旗号,少了诸多周折,及至后来立国建制,也承袭了“唐”这个国号。

为抗击蒙军入侵,泸州城先后多次被迫搬迁。南宋淳佑三年,四川安抚制置使余玠命知州曹致大把泸州城迁治神臂山上,依山筑城固守,形成四川防御体系的南部支撑点,一场壮烈的抗击蒙军侵略战就此正面展开了。宋宝祐六年,蒙古都元帅按敦进攻泸州,部将石抹按只率70艘战舰自岷江顺流而下击败宋军,但未攻破神臂城,双方呈胶着状态。南宋景定二年初,潼川府路安抚副使兼知泸州刘整,遭到右丞相兼枢密使贾似道陷害,被定死罪。刘整为求生,举城投降蒙军。蒙古授予刘整夔府中书省兼安抚使官职,仍驻节泸州。神臂城陷落,泸州为蒙古完全控制。

公元前133年,汉武帝想要一雪汉初以来对匈奴屈辱求和之耻,起兵三十万埋伏在边境马邑,让人诱骗匈奴单于亲率大军前来。单于来到了马邑,但过于平静的边境形势,让他起了疑心,于是就进攻要塞抓住武州尉史。谁知尉史贪生怕死,一被抓就将汉军的计划和盘托出。单于大惊,急忙撤回大漠。武帝知道消息后,再追已经来不及了。

澳门新葡萄京 3

公元1261年7月,四川安抚制置副使俞兴奉命讨逆,收复失地。俞兴孤军冒然进攻神臂城,泸州军民踊跃协助配合。8月,蒙古援军到达,刘整派兵从神臂城的暗道出击,配合蒙军内外夹攻,宋军大败,全军覆没。南宋王朝得悉宋军战败消息,急命夔州路策应大使吕文德兼任四川宣抚使,星夜收复神臂城。吕文德率军溯江而上,拼死收复了神臂城的外围寨堡,但没有后续援军支援,不能持续展开攻势,只好在神臂城对岸依势筑城待援。2个月后,吕文德重新调整部署,在援军和泸州军民的有力支持下,围困神臂城。吕文德吸取俞兴战败的教训,牢牢切断了刘整与外界的所有联系,使刘整陷入了孤立无援境地。无奈之下,刘整于景定三年正月败走,吕文德成功收复了神臂城,把泸州改为江安州,大力动员泸州军民修复被毁的城寨防御设施,积极备战,以抗击蒙军的更大攻势。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马邑之谋本是一个非常完善的计划,汉军完全有机会以逸待劳一举歼灭匈奴的主力,甚至可以毕其功于一役,消灭掉匈奴的领导层,进而击败整个匈奴,但一切的盘算都因为那个怕死的尉史而化为了泡影。从此汉匈几十年的相对和平局面结束,几乎整个东亚地区都陷入到战争的泥潭中,经过了40余年的战争,匈奴被击溃,汉朝元气大伤,不但将“文景之治”几十年积累的财富消耗殆尽,还出现了“海内凋弊,户口减半”的惨境。

不过,屁股登上龙椅的,并非李克用,而是他的亲儿子。子承父业,这本来也没有什么,况且这位李存勖,还是一位雄主,历史上对他的评价很高:“举天下之豪杰,莫能与之争”。可惜的是,这个评价却搁在了李存勖人生的上半场。称帝之后的李存勖,染上了一个癖好,混娱乐圈。你看现代娱乐圈都是什么人,嫖的、赌的、吸毒的全都有。古时还要糟糕,竟都是阿谀奉承蝇营狗苟之徒,朝上给皇上一通拍马,朝下转身汲取民脂民膏。
“干爹”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恐怕经不起李存勖这般折腾,李嗣源看在眼里,自然有了想法。其实,这话也可以反过来说,李存勖对这个功高震主的“干哥哥”愈发看不顺眼了。

宋咸淳四年,元将完颜石柱率水师大军进攻神臂城水寨,神臂城守军以少胜多,迎头痛击,大败蒙军,但南宋朝廷并未充分利用难得的胜利机遇,苟且偷安,消极防御,松弛武备,宋德祐元年6月初,屏障神臂城的上游军事设施被元军逐一破毁,神臂城陷于孤立无援境地。元西川行枢密副使忽敦率水军总管石抹不老和陆军广威将军、同佥西川行枢密院事刘思敬等部合力围攻神臂城。此时,驻守神臂城的守将梅应春却于六月初十投降元军。神臂城再次陷落,江安州恢复泸州名称。神臂城失陷后,合江先坤朋和永川刘霖暗中合谋收复行动。刘霖冒死潜至合州钓鱼城搬救兵,说服四川制置副使、知重庆府张钰派兵收复神臂城。景炎元年六月初三夜,刘霖与合州救兵赵安部潜游至神臂城下,派壮士数十人摸入城内,与内应先坤朋一起杀掉守门元军,打开城门,宋军大举攻入城内,全歼元兵,梅应春及元西川行院先锋大将赵匣刺被斩杀。神臂城光复后,防务交泸州安抚使王世昌主持。

公元200年,英武非凡的孙策平定江东,下一步便是图谋中原。四月的一天,孙策像往常一样去打猎。他的马快如闪电,随从跟不上。突然草丛中跃出三人,弯弓搭箭,向他射来。孙策不及躲避,面颊中箭。这时后面的扈从骑兵已经赶到,将三人乱箭射杀。原来,孙策曾杀死了告密的太守许贡。许贡门客潜藏在民间,寻机为他报仇,这次终于得手。孙策因重伤而过世,享年二十六岁。

一场家族内战,看来在所难免。赢得这方,自然不可能是不得民心的李存勖。踩着“干爹”骨血的尸身,李嗣源扛起了“干爹”的旗号,这就是史书上的后唐明宗。有意思的是,李嗣源老当别人的“干儿子”,也想来点体面风光的名头,后行军创业之时,也依着葫芦画瓢,认了诸多“义子”。后来,“干儿子”里有个叫李从珂,颇为骁勇,到李嗣源之子李从厚即位时,见其昏庸无道,如法炮制,抢了“干爹”家饭碗。当然,这是后话。

元军丢失神臂城,恐慌至极。奉元世祖忽必烈之命,元东、西两川行院调集大军再度围攻神臂城。此时的神臂城和合州钓鱼城,成了整个南宋王朝在四川地区的两个孤立据点,是南宋王朝在四川地区继续存在的象征。而拔掉这两个据点,就意味着元朝对整个四川地区的完全征服,更方便元朝集中力量对付南宋朝廷。元军旦只儿部自重庆溯江而上,于景炎二年春进至神臂城外围,其他元军合力配合协助。元军采取步步为营战法,稳扎稳打,逐一拔掉宋军各陆路要塞据点,并牢牢控制住江面,神臂城守军被完全困在了山上。到11月,神臂城内“食尽,人相食。”但守军拒绝投降,坚持战斗。此时,元军继续采取围困加消耗战的战法,分批、定时向守军发起进攻,使得守军疲于应付,不得休息。神臂城守军既无粮食可食,又无援军可盼。祥兴元年正月,神臂城被元军死死围困11个月后,元军终于攻入城内。神臂城守城宋军战士与元军展开了激烈巷战,最后全部战死,没有一个人投降,也没有一个人出逃。神臂城陷落11个月后,南宋王朝灭亡。

历史学家低估了这次刺杀事件,事实上,正是由于孙策之死,整个江东由战略进攻变为战略防御,曹操政权从两面受敌变成单独对付袁绍势力。如孙策不死,曹操就不可能统一北方。那么三国鼎立的局面或许永远都不会出现。

不过,李家人的“干爹”故事,若是到此搁笔,虽是有趣,但也谈不上浓重。接下来登场的这位,却是把“干爹”文化演绎到了极致,成了千古丑闻。此人名叫石敬瑭。这石敬瑭,和李家人有何关系?原来,石敬瑭为李嗣源的女婿。李从珂这个螟蛉子,竟胆敢抢了老丈人家的江山,石敬瑭自然不服气。不服气咋办?石敬瑭暴脾气起来,索性揭杆子,反了。

从1243年神臂城建成,宋朝政府将泸州从江阳迁至神臂城。其后34年间,蒙宋双方反复厮杀,这座山城“五易其手”,直到1277年冬天,南宋小皇帝投降的第二年,元军才最后攻破了这座山城。当时囚禁在燕京的宋丞相文天祥闻讯后,悲愤地写下了《泸州大将》诗篇:“西南失大将,带甲满天地,高人忧祸胎,感叹亦歔欷”。《元史》中对神臂城记载达67次之多,超过因击毙蒙哥大汗名扬中外的钓鱼城。民间因此有“天生的渝州,铁打的泸州”之说。这种赞誉,其实饱含的是可歌可泣、悲壮无比的血泪泸州精神,是一段令人肃然起敬又荡气回环的历史往事。

公元202年,郭援攻打河东,贾逵抵挡不住投降。郭援将贾逵囚于壶关土窖中,派人看守,准备适当时候再杀。贾逵从窖中对看守者说:“这里难道没有一个有骨气的敢来动手,难道要让义士死在这土窖里面吗?”当时有一个看守,与贾逵非亲非故,而听到这些话后,敬佩其处于危厄之中仍能坚守节操,于是偷偷把贾逵放走。直到郭援被打败后,贾逵才知道救他的人叫祝公道。

可是,李从珂端了李从厚的锅,虽不地道,但也终究算是李家人。李家人的家事,一个石姓外人瞎掺和什么。翻脸之后,石敬瑭冷静了下来,这军事实力和舆论造势都不利于己方,摆在眼前得现实问题如何解决?石敬瑭心里暗暗叫苦,老丈人啊老丈人,您当初为何要把女人许予我啊?倒不如直接认做“干儿子”算了。可是,如今老丈人早已入土,总不能挖出来再拜个“干爹”吧。但是,法子是人想的,石敬瑭脑门一转,有了主意:另起炉灶,靠个后台更硬的干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澳门新葡萄京,东晋乱世,就源于三国这段经历,而原因谁也想不到:因为祝公道放走的贾逵,后来生了个儿子叫贾充,贾充后来生了个着名的女儿,便是白痴皇帝晋惠帝的皇后贾南风,貌丑而性妒,因惠帝懦弱而一度专权,并毒杀了天才太子司马遹,可以说是西晋时期“八王之乱”的始作俑者,彻底了覆灭了东晋王朝,迎来了残酷的南北朝血时代。

找谁呢?北面武力雄厚的契丹国首领耶律德光。可这耶律德光,生的却不及时,竟比石敬瑭小了近十岁。可石敬瑭却不在意,左一口“干爹”右一口“干爹”叫的无比亲热。不过,耶律德光是个聪明人,却不想当这个便宜“干爹”,于是笑呵呵地罗列了一个清单,道,要认爹可以,先从了这些条件吧。清单的内容如下: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契丹、每年进贡大批财物、以儿国自称。此时的石敬瑭,早想着“干爹”用自己硕大的肱二头肌替自己擦屁股,干掉前来进犯的后唐势力,然后饱含深情地扶自己一把,登上面南的龙座。想到此番情景,石敬瑭早已热泪盈眶,动情在合约上签上了大名(石敬瑭后来在耶律德光的“资助”下,成立了晋国,史称后晋)。

公元618年,李渊称帝,改国号为唐,进封李世民秦王。李世民认为是自己奠下唐朝开国的基业,遂与太子李建成、四弟齐王李元吉猜忌日深,两派大臣之间互相倾轧。公元626年,突厥侵犯唐边境,李建成向李渊建议,由李元吉做统帅出征突厥。在太子的东宫中担任率更丞职位的王晊,已被秦王李世民收买,成为眼线,他告诉李世民:“李建成想借此控制秦王兵马,并准备在昆明池设伏兵杀秦王。”于是李世民决定先发制人。这才有了玄武门兵变。

看过金庸武侠小说都知道,这契丹人凭着武力,老干些欺负咱们宋朝老祖宗的事。每每阅读于此,无不咬牙切齿。若追根溯源,就得怪石敬瑭这个急着认“干爹”的“儿皇帝”,正是他当时割让燕云十六州的一纸丑闻,使得大宋朝失去了向北的屏障,从此屡屡受人欺负。可惜的是,石敬瑭从来不看武侠小说。

如果当时王晊并没有及时的告知或是打探到这个消息,那么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盛世或许就要化为乌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公元702年,大唐盛世继续发展。远在千里之外的营州柳城,突厥部落的女巫阿使德生下一个婴儿,相传是阿使德到轧荦山去祈祷,回来之后就怀孕了。于是人们都说是轧荦山的出生,神的旨意,阿使德就给孩子取名为轧荦山。轧荦山出生的那天晚上,天上忽然亮起道道红光,漫山遍野的鸟兽都一起鸣叫,天下一颗大流星坠落到轧荦山出身的帐篷。于是,许多人纷纷猜测,轧荦山以后肯定是祸国殃民的大灾星。当时的营州刺史听到百姓的议论,就派人去打探,如果属实就先杀掉轧荦山。可营州刺史身边有一个胡人和阿使德同族,于是抢先告诉阿使德,阿使德急忙带上婴儿逃亡。渐渐人们忘记了那个出生离奇的小孩。后来,阿使德嫁给了突厥将军安波注,于是给小轧荦山取名为安禄山。

安禄山或许根本就忘记了救他性命的胡人,但真正的历史告诉我们,这个胡人的一念之善,结束了中国历史上最为辉煌的盛世,并因为他使得唐朝由盛转衰,对中国后世政治、经济、文化、对外关系的发展等均产生极为深远而巨大的影响,唐朝灭亡后,中原王朝便永久失去了燕云十六州这个天然的产马地和险要之所,从此便赤裸裸的暴露在北方游牧王朝的铁蹄之下。

公元751年,唐朝发生了一件对西方世界影响深远的事件。大将军高仙芝率军与阿拉伯将军沙利战于中亚。激战中,唐军中的西域军队叛乱导致唐军战败,唐军中的造纸工匠被阿拉伯俘虏。沙利让他们传授造纸技术,并建立了阿拉伯第一个生产麻纸的造纸场。随后历史便顺其自然的发生了,中国的造纸术随着阿拉伯大军由经叙利亚、埃及、摩洛哥西班牙迅速传播到欧洲各地,这为印刷术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而印刷术的发展则直接导致了文艺复兴,结束了黑暗的中世纪,之后便开启了工业革命,步入了现代文明。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那场战争中被俘的几个唐军造纸工匠,试想,如果他们当时要是拒不投降愤而自杀了,那么欧洲会怎样世界又会怎样?

澳门新葡萄京 4

公元1127年,金国灭亡北宋,三年后金军进攻江南,在镇江被名将韩世忠所阻挡,被宋军逼入死水港黄天荡。金国大将金兀术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每次都被韩世忠击败,就在金军要被困死时,当地一个贪财败类给金兀术指出,沿着老颧河故道开挖,可直接到秦淮河,金兀术连夜让军队将老颧河挖通,逃出了黄天荡,临走前挥刀杀死了这个指路人。

这个败类没有留下名姓,但他这一计不但救下了金兀术,也改变了整个历史的格局。后来金国主和派掌握了政权,与南宋达成了和解,并有条件的将中原领土归还给了南宋。可是金兀术最终将主和派镇压了下去,并通过政治手腕,消灭了岳飞、韩世忠等劲敌的威胁,使金国占领了整个中原地区,将女真人的事业推向了第一个历史高峰,与之对应,南宋也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窝囊的王朝。

蒙古人兴起,东欧和中亚的广大地区在蒙古人两次西征中先后遭到打击和征服,中西欧和西亚马上要面临蒙古人的威胁。1251年,成吉思汗的孙子蒙哥汗即位后,立即进行第三次大规模西征,西征主要由他的弟弟旭烈兀指挥,而他自己则着手准备灭掉南宋,“世界大战”开始了。

1258年,蒙哥发动三路大军进攻,并亲率主力力攻四川,沿嘉陵江而下势如破竹,可打到重庆合州,蒙哥派出南宋降臣到钓鱼城招降,没想到守将王坚砍了招降者的脑袋。

1259年2月,蒙哥派兵与宋军近距离砍杀,但50多天过去,钓鱼城还没有攻下。蒙哥急派助手单枪匹马去城下劝降,结果被飞石砸死,蒙哥愤怒冲到阵前。但就是他这一怒,也送掉了自己的性命。在钓鱼城外的山岭中他被宋的土炮击中,不治而亡。

正因为钓鱼城的那个宋军士兵,让历史出现了拐点,甚至大大改写了世界历史。蒙哥之死带来了连锁反应:已打过长江的忽必烈闻讯后立刻回北方去争夺汗位,南宋因此又延续20年。为进攻埃及做好充分准备的旭烈兀,听说蒙哥的死讯,为争夺蒙古大汗位置,停止向非洲和欧洲进军,率领主力东归,蒙古第三次西征结束了。

如果蒙哥没事,欧洲、非洲不知道还会发生多少次战争,整个后来世界历史,尤其是欧洲的历史肯定都要被大大改变——宗教改革、英法百年战争、大航海时代等等可能完全不会发生,今天的世界文明很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源于755年前,一位驻守在钓鱼城偏僻小山头上的不知名的宋军士兵,他不会知道,他点燃的一发土炮改变了世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