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归期 太宗准死囚回家探亲,羊舌鲋向卫国人索贿

1951年1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正式成立,刘伯承任院长。这位在战场上叱咤风云,战功显赫的老帅,在办学中尊师重道。

约定归期 太宗准死囚回家探亲

导读:贪官这个东西是很早就有,但是,真正的大贪是在秦汉之后才有,在此之前,贪官固然有,贪的程度还非常有限。早在《诗经》里就有老百姓对于贪官的描写,譬如《硕鼠》这一篇。但是,那时候的贪官在某种程度上其实不是贪官,因为他们获得财富的主要手段其实是两条,第一条是掠夺百姓的财产,这属于强盗行径;第二条是通过讨好国君,获得各种赏赐,这虽然卑鄙,却是光明正大的“合法”行为。总的来说,在春秋之前,中国是一个周礼社会,上层统治阶级普遍具备周礼的贵族气质,贪腐的范围和程度都是有限的。在《诗经》中对于贪官的控诉,其实更多是百姓对于自己生活状态的吐槽。

他说:“搞剧团要有梅兰芳那样的名演员,开医院要有手到病除的高明医生,办学校则要有一支精通业务的高水平的教员队伍。”

贞观八年九月初四这一天,长安城宽达150米的朱雀大街老早就被四面八方赶来的民众拥堵得水泄不通,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都集中到了大理寺司衙大门前,因为今天是一个谜底将要被揭开的日子,事情源起于9个月前唐太宗李世民同390名死刑犯定立的死亡之约,人们想知道,那些逃脱了牢笼的死囚们是否真的能够履行最初的约定,自投罗网,主动送死。

历史上有记载的最早的贪污行为发生在春秋时期的晋国,当时晋国的司空士蔿为晋献公的三个儿子修建城池,结果被发现都是劣质工程,在城墙中填埋木柴垃圾等。在这个过程中,士蔿有可能贪污了部分建筑材料。不过,士蔿的动机不是贪污,而是他看到这三座城池最终都可能成为叛乱的据点。

军事学院成立初期,教员非常缺乏。尽管从华东军政大学和华北军政大学选留了一部分教员。但人数不多,又缺乏现代战争经验,远不能满足教学的需要。又从机关和地方大专院校招聘一定数量的知识分子培养作教员,但还远不适当教学的需要。

原来,贞观七年腊月太宗视察朝廷大狱,那里有390名被判处死刑的囚犯等待批准,执行死刑。

春秋期间最典型的腐败分子也是晋国的,此人名叫羊舌鲋,是春秋着名贤人叔向的弟弟。羊舌鲋能说会道,善于买官,晋国在卫国进行军事演习的时候,他向主帅韩起买官,当上了司马,负责安排全军的后勤工作。这时候,羊舌鲋向卫国人索贿,遭到正直的卫国人的拒绝。于是,羊舌鲋如同一切腐败分子一样,利用权力进行威胁,他下令砍光卫国的树木以建造军营。这下卫国人害怕了,只得行贿他。

刘伯承以他独有的胆略和气魄,唯才是举,大胆从起义投诚和解放过来的原国民党军队的军官中,筛选了一部分留做教员。

太宗历来不主张严刑酷法,而是务求宽简。他对死刑的审核极为慎重,因为死刑至重,事关人命,在死刑审核的程序上,规定要实行三复奏,向皇帝报告三次,反复核实,务求不冤杀一个好人。后来,他觉得三复奏还不够,又规定了五复奏。

图片 1

一天,刘伯承指名要把关押在抚顺功德林改造的战犯廖耀湘请来讲课。

这些关在监狱里的死囚,都是经过了三复奏和五复奏程序,实际上都是情无可原,罪无可恕,死无可冤的人。即便如此,太宗还是本着人文主义精神,对这些人进行终极抚慰,因为他觉得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悲,既使是应死之人,其悲苦状也是令人同情的。

这个腐败分子的第一次买官和索贿获得成功,于是继续努力。回到晋国,他再次买官,竟然当上了代理大理,也就是最高法院院长。所有贵族之间的诉讼都归他管,油水多多。由于仅仅是个代理,羊舌鲋决定在代理期间赶紧捞,于是把历史陈案都拿出来审理,吃了原告吃被告,大发其财。审理到雍子和邢侯两家的土地争夺案的时候,邢侯先送了礼,于是羊舌鲋判邢侯胜诉。雍子一看,决定把女儿送给羊舌鲋,羊舌鲋大喜,立马改判雍子胜,邢侯当庭大怒,忍无可忍,杀死了腐败分子羊舌鲋。

廖耀湘何许人也?湖南邵阳市新邵县人。既是一位抗日名将,又是解放战争中的俘虏和战犯。在抗日战争中,任新22师师长。1942年2月,随中国远征军赴缅抗日,越过“野人山”,歼灭大量日军,举世震惊。1944年8月因战功显赫,擢升为新编第6军军长,并荣获美、英两国政府授予的自由勋章和十字勋章。1945年5月率新6军到芷江对日作战。日军无条件投降后,在芷江担任受降的警卫任务。1945年底,蒋介石为发动内战,调廖耀湘的新六军赴东北与解放军作战。1947年8月,廖耀湘升任第九兵团司令官。在辽沈战役中,廖第九兵团6个军10余万人被人民解放军全歼,廖耀湘与新六军军长李涛被俘,后关押在抚顺功德林改造。

通过亲自问话,死刑犯们对自己的罪责没有异议,但却表达出了对再回家看望一次父母妻子的强烈渴望。太宗陷入了沉思之中,因为这事有些冒险,不过他很快就抬起头,宣布了一个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决定:你们可以不受任何约束地回家与亲人团聚,在亲情和关爱中度过人生中的最后一段时光,但必须遵守一个约定:来年九月初四准时自行返狱伏法!

春秋末期,各国的贪污腐败现象都大为增加,各国也都采取过一些反腐措施。不过,那时候的腐败与贪污的关系不大,主要的腐败行为是索贿受贿,而索贿受贿主要发生于诉讼、国际关系和官员职务任免上。也就是说,主要是发生在司法领域和人事领域。在春秋战国期间,工商业受到保护,因此针对工商业的敲诈勒索并不多见。

要请战犯廖耀湘当老师上军事课,这一信息传出后,军事学院的学员议论纷纷,非常反感。
“打败仗的怎能教打胜仗的?”

死囚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掐了掐自己的脸才知道这不是梦,情不自禁地大声欢呼起来。

图片 2

图片 3

户部尚书兼大理寺卿戴胄忍不住上前提醒道:“皇上,这些人都是杀人越货,罪大恶极之人,没有信用可言,到时不回,您可怎么交待呀!要三思而后行啊!”

在秦朝之前,因为采取分封制,权力分散在各诸侯国家,因此即便是有贪官,因为其权力受到限制,其腐败的烈度和危害度都受到限度,再加上周礼教育,所以真正的大贪巨贪没有出现。秦汉以后,中国成为中央集权的专制国家,权力集中在中央并且缺乏牵制监督机制,于是,为大贪巨贪窃国大盗的出现提供了沃土。

刘伯承院长听到这些反映后,既严肃批评又耐心地做思想工作。他说:“我也是旧军官出身,也当过四川军阀嘛!我和朱老总都是半生军阀、半生革命。毛主席说过:革命不分早晚,不分先后,站到革命队伍中的就是志同道合的同志。这些教员是经毛主席、周总理批准,由我请来的,他们积极为我们传授军事科学、文化知识,就是我们的老师,我们就要尊敬他们。”

太宗露出一贯的坚定神情,回答说“朕不负卿,卿亦不负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他的话给学员很大震动。刘伯承立即下令,通知廖耀湘来学院上课。功德林管理所所长姚伦接到刘伯承院长的通知后,即去找廖耀湘。

图片 4

“啊!这怎么行?一个战犯,一个败军之将,怎么能给胜利之师讲课啊?不行,不行!”廖睁着惊疑的双眼,连连摆手。

遵守约定 390名死囚无一爽约

“这样吧!就算组织上交给你的一个任务,怎样?”姚十分诚恳地说。

话虽这么说,可是所有人都将信将疑。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豪赌,这可是死亡之约啊,回来就意味着死,反正左右是个死,逃得一时是一时,谁不想活着呢?可让大家想不到的是,这一天死囚们真的一个一个地回来了,一个,两个,三个……约定的时辰到了,数一下人数,389名,就差了一个。

廖不能再推辞了:“我去试试,讲不好马上回来。”

狱吏们急忙找来花名册查看,只有家住京畿扶风的死囚徐福林迟迟未到!这下不仅官员们不满意了,连死囚们都愤怒起来,“徐福林的良心被狗吃了!若俺还有机会出去,非宰了这个狗杂种!”“对!杀了这个不讲信用的小人!扒了他的皮!”这些死囚们仿佛受了奇耻大辱,他们忧心如焚,不是因为担心即将到来的处决,而是为一个同伴的爽约而痛心疾首。

廖耀湘来到军事学院,出来迎接的竟是战功显赫、名扬中外的“常胜将军”刘伯承院长。

目光又都转向了太宗,这位年仅35岁的大帝镇定自若,他挥一下手,下令说“再等等!”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人们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这个人可能不会来赴约了,年轻的皇帝注定要为他的轻信付出代价。

刘院长开门见山地说:“这次请你来当我们的老师,请讲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讲讲你在缅甸抗日取得一定成绩的‘小部队战术’、‘
森林作战法’及‘城镇村落战斗’;二是讲讲你在辽沈战役的体会,实事求是,作战中双方的优缺点都可以讲;三是讲讲你对我军建设的建议。”

这时,远远地传来了车轮转动的吱嘎声,一辆牛车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近了,更近了,从牛车的车蓬里探出一个人的头,清瘦,蜡黄,一脸病态,正是那个叫徐福林的死囚。原来,他在返回京城的路上病倒了,只好雇了一辆牛车赶路,结果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时辰赶到。

“恐怕讲不好啊!”面对这位名震中外的“常胜将军”, 廖耀湘实在有些诚惶诚恐。

太宗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死囚们为他们的信用得到了最高的奖赏,全被赦免!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因为惩罚从来不是目的。

刘伯承院长挥了一下手说:“放心讲吧!这三方面的问题,只有你能讲,我们只能当你的学生。”

这也许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奇迹吧,390名死囚信守承诺,从容赴死!

廖耀湘登上讲台,额上沁出了微微的汗水,他开始讲课。讲着讲着,廖耀湘仿佛又进了缅甸,进入了“野人山”,进入了缅北战场。在穿越野人山时正值雨季,道路被淹,瘴气横流,毒虫侵害,给养不继,医药匮乏,举步维艰,许多战士落水身亡。为避免死亡事故,廖下令:丢掉身上包袱,轻装前进。在“野人山”艰难的20多天,干粮吃光了,皮带也吃了,只好边走边找野食吃,最后下令将战马杀掉,切成碎片分给大家,要求每天只许吃一片。廖也只好带头吞食芭蕉根,剥吃树皮,并一边吃一边说“为了祖国,为了抗日,我们一定要坚持。”廖率部队战士们顽强坚持行程1000多公里,穿越了“野人山”,抵达印度列多,创造了奇迹。

而让这一奇迹发生的,是因为社会的道德水准高尚,信任第一。

1944年4月,廖率部队参加孟拱河谷战斗,共歼敌一万余人,并缴获大量枪炮车马等军用物资,创缅甸战场歼敌之最,扭转了缅北战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台上的廖耀湘讲得出神入化,台下的将军听得如饮甘露。一堂课讲完,教室里响起了阵阵掌声。刘院长鼓着掌来到讲台,紧紧握着廖的手说:“廖将军,你的课讲得真生动!”

在另一次的讲课中,廖耀湘的调子比较低沉,那是讲他1947年8月,升在国民党第九兵团司令官后,在辽沈战役中,指挥的第九兵团6个军10余万人被人民解放军全歼,他本人与新六军军长李涛被俘的情形。他说,当时,我虽升了官,但却看到国民党大势已去,陈诚部署辽西会战,我曾对其部属蒋继志说过:“锦州攻坚,凶多吉少,极为不智。但长官决定如此,其可奈何,只好舍身硬碰唉。”数日之后,新六军果然在黑山全年覆没。

傍晚,廖耀湘在幽静的校园散步。忽然,一个军人向他走来,行了个军礼说:“廖老师,我是参加黑山阻击战的一个团长。我有个问题请教你。在黑山阻击战打得最为激烈的时候,你们再鼓一把劲就很可能攻下黑山,就可以避免全军覆灭,为什么你们突然后退了呢?”廖耀湘简单地说:“我们的军心焕散了!”

廖耀湘过了一段“教学生涯”,又回到了功德林。1961年12月25日,廖耀湘被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释放,1963年2月经周总理提议,国务院批准,报全国人大正式任命为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文史专员。

刘伯承院长采取多项措施,提高了军事学院的教学质量,学员受益匪浅,军事素质提高很快,深获好评,毛主席曾赞扬刘伯承知人善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