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敬宗也认为大臣们的说法很有道理,一旦刘邦打败项羽

导读:徐福东渡扶桑的故事在中日两国众所周知,脍炙人口,然而毕竟云山雾罩,扑朔迷离,缺乏充分的史料证明。但是,四百多年后的徐福第二——刘阿知东渡日本躲避战乱的故事却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导读:汉四年八月,项羽已经发现自己孤立无援,军粮极度匮乏,韩信占领了齐国,伙同彭越经常进兵攻打项羽的粮道,彭城也被灌婴拿下。项羽自觉不支,对局势很恐惧。根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这时,刘邦先派陆贾去求和,项羽不听,又派一个叫侯公的人去,项羽才答应了。双方约定以鸿沟为界,以西归刘邦,以东归项羽。为啥项羽支持不下去了,却是刘邦要主动求和呢?按照史书记载,原因很简单,项羽手上有刘邦需要的人,这就是吕太公和吕雉。在以前的战争岁月,刘邦曾两次去沛县接家里人,但只把儿女找到了,老爹和老婆都被项羽抓了。现在刘邦要把两人换回来。刘邦在自己取得巨大战略优势的情况下,愿意以鸿沟为分界线,和项羽平分天下。这也许再一次说明,刘邦其实是一个很看重家人、亲情的人。

导读:相对于游乐皇帝唐穆宗李恒来说,儿子唐敬宗李湛比之更胜一筹。他不仅喜欢游乐,热爱打马球,还是发明“风流箭”专利的荒唐小皇帝。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又是一个比他短命的父亲更短命的皇帝,他是唐穆宗的长子,初时,封为鄂王,后徒封为景王。在唐穆宗健康状况恶化时,他以太子身份监国。唐穆宗于长庆四年即公元824年正月病死后,他于同月丙子日继位,是为唐敬宗。第二年改年号为“宝历”。可怜的李湛,只当了两年皇帝,宝历二年十二月,就被宦官害死了,时年十八岁。

事情还得从大家熟悉的三国时代谈起。话说公元220年,曹操之子曹丕代汉自立,三国之魏国诞生,而原先的名义皇帝汉献帝刘协则被封为山阳公,全家从许昌迁到封地山阳居住。汉献帝刘协的后裔主要分为两支,一支留守山阳延续至今,现在位于山阳故城内的墙南村还有一条当地人称为刘巷的街道;另一支则选择了万里迢迢、乘风破浪的迁徙之路。

从这个约定看,项羽独霸天下是不可能了。虽然表面上看,是刘邦主动找项羽的,但大家心里都清楚,实际上,是项羽签下了城下之盟。项羽和刘邦签完约,把刘太公和吕雉还给刘邦,他就撤兵了。虽然他撤兵了,但也没逃过刘邦的追杀。在张良的怂恿下,刘邦率领大军,尾随项羽而来。汉六年十月,项羽沿着鸿沟向荥阳的东南方向撤军。这时候,彭城已经被刘邦的部队占领,他不可能再向东回彭城了,只能向着江东的方向奔命。

唐敬宗李湛登基后,根本不把国家大政放在心上,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的嬉戏游乐、荒淫无度较之其父穆宗皇帝,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从他即位后的第二个月开始,就玩起了他的宴乐击球游戏。不是今天到中和殿击球,就是明天到飞龙院击球,第三天又在中和殿大摆宴筵。他一味追求享乐,就连皇帝例行的早朝也不放在心上。三月的一天,群臣来到朝堂准备入阁议事,可唐敬宗一直到日上三竿还没有上朝。大臣为了参加朝会天不亮就要起床准备,就因为皇帝迟迟不到,等的时间太久,有的大臣坚持不住以至于昏倒了。在大臣的催促下,唐敬宗过了很长时间才姗姗来迟,原来夜间他和几个美人,作鸳鸯戏去了。退朝以后,左拾遗刘栖楚对皇帝的淫乐懒政行为极力劝谏,他头叩龙墀,血流不止。唐敬宗当时表现出很受感动的样子,赐绯鱼袋,以示褒奖。但是,事过之后,仍然不改。后来,甚至发展成一个月也难得上朝两三次,。为了使唐敬宗能够上朝理政,浙西观察使、翰林学士李德裕进献《丹扆箴》六首,提出劝谏,唐敬宗认为李德裕说得对,便命翰林学士韦处厚起草了一道诏书表扬李德裕。但他自己仍然我行我素,荒淫如故。接着他又发明了可称为淫乐专利的“风流箭”,即用纸制作箭头,纸箭头里面裹着麝香或龙涎香之类的香粉末,需要淫乐时,就把嫔妃们叫来,让她们站在一定的距离之外,他则用纸箭射她们;谁被射中了,谁身上沾的香粉末就会散发出浓烈的香味,谁就能与皇帝尽享风流。因而,这种纸箭又被宫人称为“风流箭”,宫嫔们都希望自己能被“风流箭”射中。

据日本史书《日本书记》、《古语拾遗》、《续日本纪》记载,在第四任山阳公刘秋及其同辈刘阿知时期,执掌政权的己是篡魏自立的西晋王朝了。一日,颇有远见的刘阿知对其旧臣说:“我久在此地,恐有覆灭之祸。听说倭国境内较为安定,我决定率家族东渡。”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到达阳夏这个地方时,项羽的大军被汉军追上。在《樊哙列传》中,记载了“虏楚周将军卒四千人”,汉军取得了一个小胜利。楚军继续南撤,到达固陵后,楚军反击,汉军则被打得大败。按照史书记载,刘邦被打败的原因是,韩信和彭越的援兵没有到达。当然,更有可能的原因是,楚军急了,搞了一个绝地反击。汉军无法打败楚军,没办法,只能筑起高垒,和楚军对峙。这时候,张良对刘邦说:“就这么对峙也不是办法,你应该赶快给韩信和彭越分封土地,让他们死心塌地地和你一起打项羽。”当时,彭越名义上还是魏国的国相,韩信虽然是齐王了,但以前我们说了,韩信这个齐王的封地还没有确定。为了让这两个大佬出兵帮助自己,刘邦封彭越为梁王,并明确了他们的封地。

由于唐敬宗迷恋淫乐游戏像今日吸食毒品一样上瘾,顾不得上朝理政,因而引发了宫中一系列的突发事件。在他即位不久,就有一个有户籍叫徐忠信的平民闯入了浴堂门,引起了一场虚惊,结果徐忠信被杖四十,流放至天德。四月,又发生了染坊役夫张韶与卜者苏玄明联络百余名染工造反,杀入右银台门的严重事件,当时唐敬宗正在清思殿打马球,听到张韶等百余人的喊杀声,狼狈逃到左神策军避难,左神策军兵马使康艺全率兵入宫,把已经攻进清思殿并登上御榻而食的张韶等人杀死。八月秋夜,又发生了妖贼马文忠与宦官季文德等近一千四百人将图不轨的事件,当事人皆被杖死。

公元289年五月初一,刘阿知率其子刘都贺、舅赵兴德及族人刘国鼎、刘涛子、刘鹤明、刘信子等男女共2040人效法徐福,以求取仙丹为名,离开故土,乘船东渡,中日历史在此共同翻开了新的一页。徐福第二刘阿知率领亲戚族人一路上栉风沐雨,历尽艰难,九死一生,四个多月后,终于在九月初五到达现在的日本,在日本,这一年是应神天皇二十年。

韩信和彭越这两人看到真实的好处送上门了。大概是因为他们缺乏可以用来造反的基本团队,所控制的嫡系也不多。此时,项羽败势已现,以前希望用项羽牵制刘邦的可能性不存在了。如果这时候不跟着刘邦,一旦刘邦打败项羽,必然不会放过他们,想到此,这两人接到封王的文书后,马上带兵,前来支援刘邦。之后,项羽的楚军继续向南到达陈县,也就是今天河南省淮阳县。在这里,刘邦汇集各路大军,进攻项羽。具体地点,史书说是在陈下,也就是陈县城墙以外。按常理推断,应该是在陈县以东,因为鸿沟是在陈县以东的,项羽是沿着鸿沟以东南下的。垓下之战拉开序幕。可是,至今,这么着名的战役,究竟发生在哪里,却众说纷纭。

大臣们认为,这些事件之所以会发生,都是因为唐敬宗一味沉湎于淫乐游戏,经常不在宫中,给不法之徒有了可乘之机。唐敬宗也认为大臣们的说法很有道理,但他自己却不思悔改,仍然沉缅于玩乐之中,而且还变本加厉,花样不断翻新。

落户日本后,刘阿知为首的这个部族被称作“渡来人”,他们是一批掌握了汉民族先进科技文化的“高级知识分子”,主要从事文字工作和工艺制造。尽管他们是外来人,但汉朝在当时日本人心目中有着极高的地位,而且他们带去了中国的先进生产技术和文化知识,促进了日本文明的发展,因此,他们很快成为日本社会中地位颇高的新贵族。刘阿知被天皇赐姓东汉使主,定居于高市郡桧前村,他的长子刘都贺后来被天皇赐姓为直。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高祖本纪》《项羽本纪》《淮阴侯列传》《黥布列传》《彭越列传》均记载是在垓下会攻项羽。可是,根据《靳歙列传》的记载是,“还击项籍陈下,破之”。《樊哙列传》记载:“围籍于陈,大破之。屠胡陵”。《滕公列传》记载,“复常奉车从击项籍,追至陈,卒定楚。”《灌婴列传》记载:“从击项籍军于陈下。”对这些一线的战将记载,从未提到过垓下这个地方。按照传统的看法是,垓下在安徽省灵璧县境内。既然如此,那么有一种说法就是,当各路人马会攻项羽的时候,打了两次大战,第一次是陈下之战,最后的决定性战役是垓下之战。这么说,表面上是可以讲得通的,但如果细分析,却好像也说不过去。

宝历元年十一月,唐敬宗突然想去骊山游幸,大臣们都极力劝阻,他就是不听。拾遗张权舆在大殿叩头进谏说:“从周幽王以来,游幸骊山的帝王都没有好的结局,秦始皇葬在那里,使国家二世而亡;玄宗在骊山修行宫而安禄山乱;先帝去了一趟骊山,享年不长,回来就驾崩了。”唐敬宗听了这话,反倒引发了更大的兴致:“骊山有这么凶恶吗?越是这样,我越是应当去一趟来验证你的话。”结果,他不顾大臣的反对,固执前往。从骊山返回宫中后,他还对身边的人说:“那些向朕叩头,并说是为朕好的人所说的话,也不一定都可信啊!”

日本史学家坂本太郎所着《日本史概说》一书中这样评价来自中国大陆的“渡来人”:刘阿知一族及其后裔传入日本的汉文化,无论在精神还是在物质方面,都给日本文化以划时代的影响。在精神文化方面,汉字、汉籍以及儒教和佛教的传入决定了后来日本文化的性质。在物质文化方面,水利、灌溉、养蚕等农业技术,建筑、雕刻、织布、冶金、制陶等各种工艺技术及其制品,都为当地人生活水平的提高做出了巨大贡献。刘阿知的儿子刘都贺将当时中国的纺织技术传入了日本,他因此被称为都贺王。仁德天皇60年四月初八,刘阿知的后裔被赐姓坂上,雄略天皇16年十月初一,刘阿知的部分后裔又被赐姓大藏。另外,内藏家族也是刘阿知的后裔。

第一原因是,刘邦等统帅级人物不可能和一线作战将领分别打两次战役。既然说打了两次大战,为什么在刘邦、项羽、韩信、黥布、彭越的列传中都未提到“陈下”,难道说在陈下和项羽作战的仅仅是樊哙、靳歙、夏侯婴等将领么?刘邦、韩信等统帅们都没来吗?显然,说在陈下之战中,没有统帅,只有将领,是完全讲不通的。更何况,《史记》记载中级将领的作战,很多都是从战功簿上摘抄的,可信度可能更高一些。

唐敬宗也像其父唐穆宗一样,喜好大兴土木。他即位以后,从春到冬,兴作相继,没有停息的时候。各级官员和匠役都怨声载道,恨不得他早死。他还和其父一样,喜欢到鱼藻宫去观赏龙舟竞渡,有一天,他突然给盐铁使下诏,要造竞渡船二十艘,并要求把木材运到京师制造。光这一项的花费,就要用去当年国家转运经费的一半。谏议大夫张仲方等力谏,他才答应减去一半。

坂上家族中,出过“征夷大将军坂上田村麻吕”,当时主要负责朝廷军事,后裔有坂上、丹波等诸姓。大藏家族负责朝廷财政,成为日本大藏省名称来源。后裔有原田、秋月、高桥、波多江、江上等诸家姓氏。其中原田、秋月、高桥家族曾为城主。内藏家族负责朝廷内事务,成为内务省名称来源。日本大名鼎鼎的丹波氏家族掌控日本皇家医药机构达千年之久,成为垄断日本医学最高地位的大家族,至今仍为后人景仰。其中丹波元简曾在一本书的序言中,明确宣称自己是汉献帝刘协的后裔,汉名刘蒇庭。

第二原因是,项羽很难突破在陈下的汉军包围圈。学者辛德勇认为,当时项羽实际上已经被汉军包围在了陈县附近。英布以前被项羽封为九江王,后来叛变,投靠刘邦。早在汉四年七月,刘邦立英布为淮南王,之后,英布利用自己在九江国的旧势力,一直在搞一些策反和瓦解工作。汉六年十一月,刘贾渡过淮河,围困了寿春,派人诱降了在那里镇守的楚国大司马周殷,英布大概同时也来到这里,周殷带着英布原来的部署,和英布、刘贾北上围攻项羽,在路上屠灭了城父。这么看,从地图上看,项羽如果从陈下之战结束后,向西南跑到灵璧县的垓下,要经过城父这个地方。显然,这里已经是汉军的地盘,如果从这里经过,应该有人阻击,但《史记》里并没有记载在这条路上发生过阻击战。也就是说,项羽很难从陈下这个地方率领大军撤出了。

唐敬宗不仅自己喜欢打马球,还要求禁军将士、太监宫人都要参加。宝历二年六月,他在宫中举行了一次盛大的运动大会。运动项目有马球、摔跤、散打、搏击、杂戏等等,参加者也很踊跃。最有创意的是,唐敬宗命令左右神策军士卒,还有宦官、宫人、教坊、内园分成若干组,骑着驴打马球。因为他兴致很高,一直折腾到夜里一二更方才罢休。唐敬宗不是一个称职的皇帝,却是一个马球和手搏的高手,若论这两个项目,他就是竞技场上的冠军。同时,他对摔跤、拔河、龙舟竞渡之类的游戏,从来都是乐此不疲的。他还专门豢养了一批大力士,这些人昼夜不离其左右。他不仅要各地都选拔力士进献,还出资万贯让内园招募。他很舍得在这些大力士身上花钱,致使力士们有的恃恩不逊。但唐敬宗也不是软柿子,动辄就将其配流、籍没。

到日本朱雀天皇时代,刘阿知后裔、汉高祖刘邦的第45代孙大藏春实官任征西将军,为平定当时日本发生的“天庆之乱”立下了汗马功劳,并于天庆三年五月初三受到天皇的巨大嘉奖和赏赐,被赏赐锦御旗、皇族纹章、军配。当此之时,这支刘氏皇族后裔“恩宠伟大,威势极盛”。自从大藏春实之后,大藏家族一直任长门守、太宰大监等显要职务。

如果项羽率领小部队从这里杀出去还是有可能的,毕竟人少,汉军即使想阻击,也不容易找到他们的行军路线。可是带领10万之众,向西南撤军,不发生激战是很难说得通的。因此,也许所谓的陈下之战就是垓下之战了,或许可以理解,垓下就是在陈县附近一个不知名的小地方。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唐敬宗不仅喜欢打马球,还喜欢打猎。他打猎不是按规矩,围园打飞禽走兽,而是别出心裁,深夜带人到山中捕狐狸以取乐,宫中称之为“打夜狐”。夜狐可不好打,但如不好好配合他“打夜狐”,就要受到责罚。宫中宦官许遂振、李少端、鱼弘志等,就因为“打夜狐”与他配合不好而被削职。平时,唐敬宗对身边的宦官也不给什么好脸色,不少宦官小有过犯,轻则辱骂,重则捶挞,搞得自己身边的这些人满怀畏惧、心中怨愤。

大藏春实因功被封为征西将军后,曾在日本九州原田筑城。日本天承元年,一直住在原田的刘氏后裔正式以原田为姓,之后逐渐形成了今天日本社会中的着名姓氏——原田。到今天,原田家族已传到刘邦的第93代。这支源出中国刘姓的日本原田家族,在九州岛福冈市建立了汉太公庙。他们至今保存着代代相传的族谱,注明自己是刘邦的后裔,而且按照传统的礼节到太公庙对刘邦等刘姓远祖进行定期祭祀。原田家族在日本很受人们尊敬,他们也始终不忘自己的祖先,1988年还特意专程从日本来中国为其祖先刘邦、刘彻祭陵。

当刘邦大军把项羽围困在垓下或者说陈下,项羽在这里上演了“霸王别姬”,至今让人喟叹。大家非常熟悉“霸王别姬”。根据《项羽本纪》的记载,在被围困后,一天晚上,项羽听到外面到处都在唱楚歌,大吃一惊,就问:“汉军已经把楚地都攻占了吗,为什么汉军中有这么多楚人呢?当时,项羽脑子里已经充满了绝望,身心疲惫,听见楚歌,就认为刘邦尽占楚地,有点惊魂失魄的意思。其实,刘邦军队中有很多楚军,也没啥奇怪的,刘邦本人就是楚国人,南征北战期间,他的基本班底里楚国人肯定不少,再说了,这么多年征战,从项羽那里投降过去的人也不会少。项羽应该知道这些,听到楚歌就吃惊,有点小题大做。

唐敬宗这种肆无忌惮的游乐,很快就把自己送上了末路。宝历二年十二月初八日辛丑,唐敬宗又一次带着手下出去“打夜狐”。还宫之后,还兴致昂然,又与宦官刘克明、田务澄、许文端以及击球军将苏佐明、王嘉宪、石定宽等二十八人饮酒。当唐敬宗酒酣耳热,入室更衣时,大殿灯烛忽然熄灭,刘克明与苏佐明等趁机将其害死,其时,唐敬宗李湛年仅十八岁。就这样,唐朝又多了一个死于宦官之手的嬉戏游乐皇帝的冤魂,而少了一个打马球和徒手搏击的高手。因为李湛年少横死,因此历史就把李湛的荒唐行为,归结为是一个狡黠贪玩的孩童所为,而没有给予过多的评价。正如《旧唐书》所说:“彼狡童兮,夫何足议。”窃以为,历史也太过于宽恕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大概是因为受到楚歌的影响,他的心情极为苦闷,夜里起来,就让虞姬跳舞,自己在一旁唱了一首短歌。在一天夜里,他趁着夜色,率领800骑兵,向南,渡过淮河,向江东逃跑了。过淮河后,所率领的人马减少到了100多人。但走到阴陵县这个地方,他迷路了,问一个老汉,老汉给他指的路,让他往西走,使他陷入泥沼之中。等他折回来向东时,在东城被汉军数千人包围。按照常规理解,东城就在今天安徽定远县境内。我们理解项羽在东城被包围,可不是在东城的县城里,应该是在东城县域某个地方,也许是偏南距离长江比较近的某个地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项羽晚上突围的时候,汉军不知道,天明后,才发觉有一支骑兵向南跑了。刘邦派灌婴带着5000骑兵追击。等到了东城,把项羽围在了一个小山包上了。《汉书》记载:这个小山包就是溃山。这个名字大概也和项羽从这里突围有关系。当时,他派身边仅存的28个骑兵,分成四队从四个方向突围。按照《史记》记载:项羽这么做之前,还说要斩将夺旗,发誓必杀汉军一个将领,以证明自己失败不是自己无能,而是老天亡他。后来还真成功了。有些研究者,比如学者冯其庸认为,项羽在东城就没走成,最后在这里自杀。有些人认为,他这次突围还是成功了,到了长江边,准备过江。

图片 10

按照《史记》记载是这样的。可是,《史记》对项羽在江边说的话,记录得真真切切,一个疑问出来,谁在当场做了记录呢?按照正常理解,汉军围上来后,项羽自刎,其他部属也都应该被杀,既然被杀,项羽临死前说了什么,谁知道呢?是不是后世人按照项羽的性格和当时的处境杜撰的呢?这个可能是有的。最后,项羽走投无路,自刎而死,汉将王翳得了项羽的头颅,杨喜、吕马童、吕胜、杨武各得到项羽身体的一部分,这些人拿着项羽尸身的一部分,回去后因此都被封了侯。也就是说,项羽虽然是自刎而死,但他的尸体被肢解了。大英雄项羽谢幕了,留给我们千年的想象、遗憾和话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